FC2ブログ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仔細想一想,真是好多年沒有到善光寺了。

猶記小時候常常跟家人在週休二日的時候到善光寺走上一趟,吹著涼風走到山上賞景喝茶,下山時老爸帶著走進只掛有登山指示條的土路裡亂繞,在大砲岩欣賞美麗落日的感覺,到現在都還記得。

多年過後,為了寫這一系列文章,又走進了多年未進的銀光巷,變的是身上多了單眼、GPS等實用工具,不變的是,在沒有了民居後,依然愜意的這條小徑。



從銀光巷口前進,不到一小時,在揮汗如雨加上雙腳小腿乳酸堆積的情況下,我來到了臺北市北投區溫泉路銀光巷20號,也就是善光寺。



以前的地址當然不是這樣,既然要做一個深度介紹的單元,請容我岔開話題,講講這邊的歷史。

現在看起來很小又不起眼的善光寺,其實在日治時期可是一間重要的寺廟。根據史料記載,日本天皇一系與日本善光寺的關係一向良好,早在第三十三任推古天皇(開啟日本史上飛鳥時代的天皇)就與善光寺結下了關係,並創設了日本重要的宗教聖地:信州善光寺(西元644年)。不僅日本善光寺的來頭不小,1931年落成坐落於北投的這間臺灣善光寺分院來頭也不小,為奉「釋圓尼公上人」之旨成立。「釋圓尼公上人」何許人也?或許很多人不清楚,較為人知的是,她是信州善光寺大本願117世。但根據資料,她有個較不為人知的身世,也就是她的真實身份是日本皇族最高位的四宮家:伏見宮的邦家親王第三女王萬喜宮,簡單一點說,算輩份的話,她是征討臺灣的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的堂姊,而明治天皇,還要叫她一聲伯母呢!

現在的善光寺,由於改建以及諸多因素,已然看不到太多日治時期遺跡,門口的日式石燈籠,也並非當年的物品,而是近年的捐贈。







拾階而上,映入眼簾的是大片的野百合,沿著階梯直到主建築外都種有這種臺灣特有種植物,我一向很喜愛這樣的花朵,又白又乾淨,帶有一點柔美與氣質,又不似蘭花般的媚,也不像海芋或荷蓮花水生帶來的蚊蟲,總是直挺挺的,就像個小說中穿著純白洋裝帶著邊草帽,有點古典,又有點夢幻的感覺。




走到了最頂端,則有座戰後建立的寶塔閃耀在眼前。這座寶塔供奉著釋迦牟尼佛的舍利,為戰後住持於1952年在參加完日本東京築地本院寺的世界佛教大會後所建之產物,在藍天陪襯下,別有一番風味。



從寶塔前方的展望台向下眺望,北投的風景可說是一覽無遺,左右群山環繞,前方一個開口面朝平原,跟陽明山中山樓有些許的形似。善光寺雖處於無尾路的路底,但其實後方即是第一公墓,從寺後水塔即可瞧見,但可惜已無路。善光寺附近白天挺幽靜的,但因為大片夜總會的夜總會就在咫尺,說不定這裡晚上挺熱鬧也說不一定。

IMG_3450.jpg

善光寺還有另一個看頭,那就是岡本要八郎的頌碑。



現時點隱身在草叢內的岡本要八郎頌碑,記念的當然就是在北投發現北投石的那位岡本要八郎。頌碑立於1940年,也就是所謂的「皇紀兩千六百年」。碑文共有三段,第一段簡述了岡本翁的出身,還有發現北投石的功績,第二段宣揚了日本人有著不輸外國的能力,並誇讚岡本氏,最後則是介紹北投石。是時日中戰爭早已開打,日美關係也已緊繃,在那個日本不斷對外擴張,而需要宣揚日本人文化的年代才建起這樣的頌碑,只能說,政治與人的欲望這種東西,不管是哪個年代,都是如此的吧。


我走出了寺廟,管理人將電動卷門關上,用他的動作表示今天開放時間已然結束。我換上乾衣服,吹著微風,下山。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drifters.blog14.fc2.com/tb.php/439-8e3d7798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