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比起近來拍攝的主題,這次的topic沈重的多。

沒錯,就是樂生。

身為一個鐵道愛好者,當然希望新莊捷運能夠快通車,機廠快蓋,那些腦xx青別來亂,但身為一個歷史研究者,這樣的史蹟又是不能被破壞的存在,怎麼看,都充滿著矛盾。拋開以上兩者主觀意識,我趁著研討會的順風車,扛著相機,來到了這個充滿爭議的地方:樂生療養院,不為別的,親眼目睹以及用相機紀錄這一切,就是我的目的。

午後的酷熱陽光不敵小巴的冷氣,我昏昏沉沉、半夢半醒的到了樂生,在經過一連串不知所云且沒有深度的簡報之後,我們一行人進行了一個小時左右的參訪行程。整體來說,現在的樂生,有部份舊院區已成為捷運機廠用地,但很大一部份仍被原地保留,據我的觀察,這樣的保留幅度與開發幅度基本上達成了平衡,在山上部份的院區被保留了下來,而除了平地部分作為機廠用地外,較下段的山坡則也被剷平作為儲車區使用,可以見得的是,這樣的結局在某種層面來說,達到了我心中最理想的模式,當然這樣的模式適不適合x青或是那些沽名釣譽的團體或人士,當然就見仁見智了。

眾人最關心的院民居住問題,基本上得到了解決,簡單說就是依照院民們的意願,留於原院區或新區,一趟逛下來可以發現的是,兩區都有院民居住,而他們的生活,也並沒有太大問題。

表面上的美好不能掩蓋沈重的事實,雖然院民們總是帶著微笑接待著我們這群外人,但參訪中的解說以及書本上得來的知識,讓我的心情其實十分沈重。試想,很多人發病後被送到這個「院區」內,美其名的接受治療,實際上卻是被「軟禁」在這樣的「院區」當中,被剝奪健康的人們,在一般人無知與社會異樣眼光的情況下被剝奪了自由,有些院民一生從未踏出這片區域,有些在發病後忍受骨肉被拆散之苦,甚至這個囚禁他們的「院區」,還是院民們一磚一瓦自己蓋起來的,這樣的歷史,與猶太集中營及澳洲犯人流放,其實,還挺相似的…

這樣一個個故事與一張張照片,都是一個真實經歷,參訪過程中聽到最令人驚訝的故事,則是一位金姓老人家娓娓道來的故事。他本是孫立人將軍的親信,在孫將軍被軟禁後,健康的他被安上了「疑似發病者」的頭銜而被強制送入,不幸的是,被送入樂生後與患者集體生活的他,被當時的院民所傳染,對於正值青壯年軍官的他來說,大好前途,因此終結。

逛完了新舊院區,在與多位長者院民交流後,我們踏上了歸途。回程的路上,老天短暫的降下了甘霖,是老天代替我流眼淚嗎?我不知道。
































所有相片請點此 https://picasaweb.google.com/magisterMAGI/110521#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drifters.blog14.fc2.com/tb.php/434-a73d0411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