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img1.png


Day 4 2/19 晴(京都-大阪-台北)

CH16[八幡市]

一樣是起個大早,天還沒亮就被手機振動吵醒,不起床也不行,這是這趟短暫日本行的最後一個早上,這時起床才可以榨乾每分每秒,盥洗完整理了床舖,交出了鑰匙與枕頭套,我離開了Hostel,走向電車站搭著京阪電鐵前往最後的巡禮地,一個沒有停靠快車的小站:「八幡市」。

兩個八幡實在是搞死我了。

怎麼說呢?這個京都府轄下的城市叫做「八幡市」,而前兩天在滋賀轉車的城市叫「近江八幡」,一個唸作「Yawata-shi」一個唸作「Omi-Hachiman」,音讀與訓讀,加上不照規則的拼法(近江通常會拼成Oumi,打Omi在輸入法中不會變化),讓我在問路時吃了點苦頭。

「還好今天天氣好,不管那麼多了」沒錯,一掃前日的陰霾,天空連一點雲都沒有,天亮後的暖陽加上藍天,十分舒服。

轉了車,來到了八幡市,為了爭取時間,我憑著太陽與方向感,繞到小路走上堤防,雖然有太陽,但依然是沒有啥熱度。我背著所有家當,在堤防上走著,跟台灣一樣,一大早在堤防上就有許多運動的人們,僅可能的跟每個人互道早安的同時,也往巡禮地點走去。出乎意料的,這地點不算太遠,但最出乎意料的,是其背景並非是堤防外,而是朝著堤防內延伸。

「跟太陽對幹啊」始料未及的問題。


一期片頭,地點在八幡市堤防,旁邊即是流向大阪的淀川。(京都府八幡市)

由於曝光值難抓,加上不時通過的人們,拍了一陣後才取得像樣的照片。確定沒問題隨即離開這最後的「聖地」,回程的路上則順便拍了張在冬陽下奔馳在鐵橋上的京阪列車身影。


通過淀川鐵橋的京阪8000系電車。(京都府八幡市)

從八幡市站搭上電車,兩站之距即到了大阪府的樟葉,從這邊換上特急列車直接搭到終點。

「日本人的排點真的是很漂亮」從小站上車的我,到了大站等不用十分鐘即可接續特急,反觀台鐵的排點…唉,大小站快慢車都接不起來。

無論如何,總之換了車,馬上就到了大阪市內的中津站,為了整理一下行李,我拉開了殘障廁所的門,躲了進去。

「廁紙居然是回收車票作成的」我想,不知道台灣是如何呢?那大量的紙票,若是丟了也太可惜了。


環保再生衛生紙。其實還挺好用的(羞)(大阪府大阪市中津)


CH17[只要有心,哪裡都有けいおん!]

身為鐵道迷以及遊戲:「電車GO!Pro2」迷的我,除了けいおん!外,還有另一項任務,就是與3/13告別定期班次的485系「雷鳥」號列車告別。這台電鍋頭列車,曾經在國鐵時代(JNR)奔馳於日本各地,進入了廿一世紀,差不多也都走入了歷史,而遊戲:「電車GO!Pro2」裡面,雷鳥號也是我認識國鐵色特急車的開始,一直無緣見到本尊的我,第一次見面,也有可能是最後一次會面,感傷不言而喻,不過這也就表示,我排除萬難都要與她們見上一面。而這也是早上很早出門的原因,因為怕趕不上唯一一次拍攝的機會,因著時刻表與飛機票,本日唯一一次拍攝機會就在早上十點許。

從中津站離開,步行到在網路上查好的淀川鐵橋攝點,經過了某住宅區,會心一笑,至於是怎樣,時間有限,待會回頭再說。

我走到淀川堤防上,已經有不少大大小小的日本人在鐵橋邊拍攝著火車,與台灣大多是青年以上的鐵道迷不同,日本的鐵道迷是不分年紀的。


拿著相機拍車的小小鐵道迷。

向旁邊拿著Canon1DsMk3加上全套器材的大叔詢問這邊的拍攝資訊以及列車資訊,他聽到我這樣一個外國人願意跑大老遠就為拍攝雷鳥感到很驚訝,不過他自己也是來拍雷鳥的當地人,自然很熱心的把資訊都分享給我。

「有沒有看到第xx號墩柱,這個角度的話車頭經過上方時剛好是最好的角度」

「等下在x時x分在新大阪x地會有另一班加班車經過喔」我在他的指導下暗記著。

天氣晴朗,微風溫熱,雖然風有點大,但卻是個很舒服的天氣,我拿著大阪環狀線的車子練習兼測試參數。到了表定時間,雷鳥卻遲遲未出現,反倒是來了特急「日本海」。


通過淀川鐵橋的大阪環狀線列車


通過淀川鐵橋的特急「日本海」

拍完了「日本海」,我看了看表,「雷鳥」已經延誤半小時以上了,對於分秒必爭的現在,雖然拍到了「日本海」,還是覺得有點擔心。

「雷鳥好像還沒來啊」我向大叔詢問。

「是啊,好奇怪啊」

「或許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吧」

「嗯,應該是這樣」他回答我的同時,也打了電話到前一站「新大阪」詢問著。

「新大阪的人說等下就到了,叫我們等一下」

果然,車來了。那魂牽夢縈的車,雖然是景觀車而非電鍋頭,不過,當然是不管那麼多的開始準備等待進入射程,旁邊一排老少鐵道迷們也是一樣的狀況,頓時快門聲成了堤防唯一發出的聲響。


國鐵色的特急「雷鳥」

通過了,晚了表定很多。但,這是我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見面了吧,正班車雷鳥。

我收著東西與大叔告別,他聽到今天我得歸國覺得很不捨,因為今天下午似乎有很多加班車可拍。

「沒辦法了,真的得去趕飛機」

「那只能祝您一路順風了」他邊說著邊準備騎上摩托車,看來台日鐵道迷都一樣,打電話去車站問車,騎著摩托車追火車。

「謝謝,辛苦了」

「您也辛苦了,再見!」

就這樣的,我走下了堤防,相機並沒有收起來,眼見不過是一般的住宅區而已,並沒有任何特別之處,好啦,說特別的大概是公園有一堆老人打著槌球,還有,這裡是大阪府大阪市北區

「豊崎地區」



豊崎地區,當然到處都有豊崎囉!

沒錯,這個地方的小地名就就叫「豊崎」,與けいおん!的主角平澤唯的聲優:「豊崎愛生」的姓氏一模一樣,而且更有趣的,不僅是出現了代表小唯的「豊崎」,抬頭一望,樂團鍵盤手琴吹紬的「紬」,就高掛在某棟房屋的樓上。


「豊崎地區」房舍屋頂掛有包含「紬」字的招牌。

「真可說是被我找到另類的巡禮點了」沒錯,只要有心哪裡都有けいおん!

往外面走去,前往這個地方的小神社豊崎神社參拜,順便找找是否有粉絲前來過的痕跡(基本上就是看繪馬啦),不過在路上倒是發現了奇蹟似的景點:

名叫「亞紀」的咖啡廳。

有啥特別的呢?不是我亂扯,「豊崎」地區的「亞紀」咖啡廳,合起來不就喚做「Toyosaki Aki」,跟「豊崎愛生」四字念法可說是一模一樣!(笑)


偶然出現的「Toyosaki Aki」

帶著這樣愉快的心情,前往了豊崎神社,因為只是小神社,境內沒有較特別之處,我進入參拜後,前往旁邊掛繪馬的地方,仔細看看有沒有粉絲也曾「到此一遊」過。結論,當然是沒有,不過沒想到好戲還在後頭,就當我失望的同時,風一吹,一片繪馬的背面轉到我的面前吸引著我,一看不禁失笑

「命名 澪都」我的天!居然連貝斯手秋山澪都出現了!這真是隱藏版的けいおん聖地啊!


豊崎神社正門


「命名 澪都」的繪馬!這已經不能說是偶然了。應該是天賜的禮物!

就這樣,帶著新發現的興奮,在暖陽的陪同下,我沒有在這裡再碰到任何跟另外兩位主角的痕跡。(至於與另外兩位(田井中律、中野梓)的再逢,冥冥之中其實醞釀著,只是這時的我,還不知道。)擠著公車與電車,我前往大阪城賞花,因為不知道梅庭的開放入口,從大阪城站即走出地鐵,雖然有暖陽與好天氣陪伴,但說實在肩上的行李是個沈重的負擔,加上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看著城壕內的梅園人山人海,本想放棄,但想起在北野沒拍到的洩氣,只好硬撐著最後一口氣走到入口,進到免費的園內已幾乎過了半小時,園內人多,也沒辦法取到梅花與大阪城一起的美景,但天氣好,還是拍了幾張才離開,藍天配上紅白花朵,雖然沒有全開,但感覺好極了。




大阪城的各式梅花

而離開前的攤位,則是讓人不禁失笑

「烤花枝嗎…ゲソ~~~~~~~(※註一)」


大阪城的烤花枝攤位

總而言之的從較近的「大阪ビジネスパーク站」前往難波,這條線比起前幾天搭乘的路線新上不少,從車站的設計與內裝即可看出端倪,不過這時早已累攤的我早就不想管啥內不內裝地不地鐵,只是想趕快到難波的吉本興業朝聖,雖然難波依然是個超大的轉車站,但有了地圖與太陽辨位,倒是很快的找到了吉本劇場,一位以「算命」為梗的大叔打著吉本官方認定的名號在外面招攬生意,看來是大前輩,但是個不紅的前輩,演藝界的辛酸,在此一覽無疑。吉本劇場的對面,則是AKB48的姊妹團:NMB48的表演場地!幾個年輕人正在交換生寫真。

「唉唉,年輕真好…」我嘆道。想當年我也在這種事物上砸了不少錢與青春。



吉本興業的難波花月劇場以及內部的官方商店

不過,我當然不是為了NMB48或看吉本新喜劇而到,此次的重點,我放在裡面的兩家官方商店中。不愧是吉本,包羅萬象啥都有賣,但預算吃緊,最後轉了個「不能笑系列」的扭蛋當作到此一遊的證據,然後又鑽入了地下街。一間賣著390日幣炸蝦飯的店,吸引著我入座,飽餐一頓後又鑽出了地面,來到大阪最便宜的市街,以為花390日幣吃到三隻炸蝦很便宜的我,看到那價錢不禁傻了。

「拉麵180」

「定食300」

我彷彿變成了小丸子的爺爺友藏,背後刮起了寒風,飄起了落葉…

時刻已然一點五十。猶豫著是否要提早到機場的同時,我往日本橋地鐵站走去,在覽著大阪市街的同時,也暗自做了最後一個決定。

「再去一趟阿宅的市街日本橋吧,十分鐘也好」我不甘心前一天鎩羽而歸,雖然時間非常緊迫,但我還是決定搭到恵比須站下車,以animate為折返點,14:25恵比須站發車前往天下茶屋的車為最終列車的停損,我踏出了車站,沿著大街不算逛街般的疾行。並用僅剩的時間逛著。

女僕一樣發著傳單,這裡一樣擠滿了以人類男性為主的生物,我拿到了一張可愛的女僕分給的傳單

「亞洲風飲料,當然也有珍珠奶茶!」我看了,笑了笑,塞進牛仔褲的口袋。

一家小店賣著印有けいおん中「澪」的上半身滑鼠墊,當然某個地方是隆起的,本想買下,但考慮後還是罷手,畢竟這種東西我沒膽子用,擺出來好像也不是…而這個怪地方當然跟秋葉原一樣,有著賣cos服的專用店舖。不過,這種店舖好像還滿跟的上潮流的

「偽娘(※註二)用尺寸嗎...」看來,這年頭偽娘正夯啊!


偽娘用LL~4L尺寸的cos服都有提供的cosplay服專賣店

當然我也沒買,轉眼間就到了「折返點」animate。我看了假日特賣,除了前一日的LovePlus黏土人之外,居然出現了figma的「田井中律」與「中野梓」,而且價格幾乎是台灣的半價!

「就是這個啦!」我毫不考慮的各抓了一盒,並在店內小繞一圈,買了海賊王的甜饅頭當作伴手禮到櫃台結帳。五位主要角色,在這滯日的最後一晝,總算都跟我以不同的方式,結下了最後的緣份。

「請問有集點卡嘛?」

「嗯,沒有」我急忙掏錢,但我想起來,動畫「幸運星」中的此方可是對animate集點卡讚譽有佳,就順口說了要辦一張(去了多次日本,之前到日本都鑽小店買漫畫買CD,這次倒還真是頭一次到animate買東西)但這時,我居然白目的問了一句最不該問的話

「沒有國內住址可以嘛」


死刑。沒錯,沒有日本國內住址是不能辦的,我眼睜睜看著表格離我而去,雖然我說我會常常來日,但店員還是以制式的笑容回絕我…

就這樣,買完時是14:14分,我提著這些東西,搭著車,晃啊晃的在天下茶屋轉車去機場,一個小弟弟不停的咳嗽,在流感奪人命的日本,使我不敢掉以輕心的戴上了口罩,在這樣小插曲之下,總算是到了機場。



CH18[歸國,危機一髮!]

到了機場,第一件事情不是要到櫃台報到,而是再度的借用廁所。推著手推車,關起門來,該是要辦事的時候了。

「重量控管」

沒錯,因為只能隨身攜帶10kg的行李以及一包小包的隨身包包,所以需要對行李動點手腳,這包包跟我這麼久,我一拿大概可以知道幾公斤,總而言之,我讓大背的重量降到不會被罰錢的重量(當然是合法的)之後,前往櫃台報到劃位。

「請將行李放上」地勤姐姐很制式的說道

「8.9kg」櫃台上顯示著數字。

「您那包是什麼呢?也放上來可以嘛?」她指著我那包figma

「啊,那是公仔」

「啊,是這樣啊,那應該不會超重,您還是放上來吧」

「9.2kg」還真輕啊我想。

總而言之的過關了,不過僅剩三排座的中間,今天似乎是全滿位。我拿著登機證,在關西機場逛著,待差不多該進去時,我走回到了出境北口。

北口排了滿滿都是人,看來排起來會非常之久,看看時間所剩無幾,雖然較遠,我狂奔至南口,幸好人較稀少,我拎著行李進到了隨身行李檢查區。

大背被攔了下來。

「您好,不好意思要檢查您的包包」檢察官看著我的皮,但還是跟我說日文,我小心應對。因緊張,忘了在機場跟日本人講英文才是王道,我還是以日文應答。

「請問是哪裡有問題呢?」

「您是不是有攜帶相機或三腳架?」他說道。

「啊,有的」我頓時想起背包裡備用的單眼,回答道。他請我打開包包拿出它。不過仔細想想,怎麼可能是因為它,又不是手榴彈!

「是因為三腳嘛?」我恍然大悟的對他說道。我太專心會忘了很多事情,老毛病又犯了。

「是的,請您拿出來」

就這樣,我塞好好的三腳架硬生生被抓了出來,拿到小房間裡做檢驗。

「不會吧」我看看表,離起飛時間只剩不到40分…

等了一陣,總算拿回我的三腳架,我努力的把它塞回該有的位置,不過配重已經亂了,背包呈現歪七扭八的形狀。好在是走南口出關,如果是北口的話,真是不敢想像。

蓋了章出關來到禁區,距離2008年在香港星八克的消費,睽違五年,我在關西的星八克買了礦泉水,不過這是迫於無奈,而且也算平價,我抓著水,搭著禁區電車,來到了登機口。

三個在台唸書的老外,看到我的來臨,熱情的招呼著我。




是的,我要回家了。日本,再見。






(成文於台北北投 2011.3)



※註一:ゲソ:動畫「侵略!花枝娘」的台詞。
註二:偽娘:男扮女裝,並有強烈的萌屬性,常因倒錯感,導致比女性角色更受歡迎。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drifters.blog14.fc2.com/tb.php/425-671c3cc3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