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img1.png

「引子」

這是一趟計畫之外的意外之行。

2010年夏天,我曾在馬來西亞的亞庇承諾:「這是碩士生涯最後一趟的海外旅行」,但人算不如天算,在這論文要收尾的時候,居然在網路上撿到極其便宜的機票,而且是多年未曾在踏上的日本,就這樣,拿著這張在網路上由網友轉讓的捷星機票,在2011年初,揮別日本五年,我再度踏上了日本的土地。

這趟旅行,從標題來看,雖可說「宅」的可以,但某種層面上來說,也是一種「期末考試」,怎麼說呢?雖然從三歲開始因為家裡因素曾不停的進出日本國門,但這樣的紀錄在2006年之後嘎然而止,而在2007年,我通過了二級日檢,2009年,通過了一級日檢,2010年,學習了日文文言文,2011年,以日本皇族為研究對象的碩士論文也即將付梓,這轉變最大的幾年當中,我未曾踏上過日本,自然也無從檢驗日文能力的消長,也因此可以說,這趟「冒險」,也算是某種程度的「期末考試」了,當然,是以「宅」的形式進行(笑)


Day 1 2/16 晴(台北-大阪-宇治-大津)
CH1[啟程]

灰濛濛的天氣,典型的台北冬天。

前一天剛把論文稿件交給指導老師,在老師「好啦,放心去放鬆一下吧」的叮嚀之後,迅速轉變到玩樂模式,還真是有點不太習慣。前一天方剛印好的資料,以及尚未翻閱的旅遊書,塞滿了大背包的內部,從哪邊看,都可以感受到我對於這趟旅行,根本就還沒準備好,或者是說,根本就沒有「準備」。

「沒有定旅館沒有行程表沒有聖地巡禮需要的精準對照地圖更沒有~~~~~~錢!」唉,我嘆口氣,看看乾扁的腰包與用掛鍊扣在身上的錢包,像極了去義大利時的上条當麻,完全可以體會右手哥(※註一)的無奈,不過我身邊沒有會放電的國中生跟會咬人頭的修女就是了,不幸程度倒是差不了多少…

背上跟我征戰過無數國家的大背包,一樣的搭著車,我來到了民權西路站,準備搭乘多數為機場員工等通勤用的客運前往機場,不過…二十分鐘過去

「車還沒來…」我看著錶,時間已近九時四十分,心想著飛機是十二時十分起飛,前四十分鐘關櫃,還要擔心塞車,不禁冷汗直流。

「不會真的要趕不上飛機了吧」我盤算著各種可能的方法,用著電力很少卻要撐好幾天的PHS打著永遠都沒人接的客運客服,也想著包台計程車去機場或是搭高鐵過去,但在當下,我根本無計可施,因為根本就沒有錢,真是太不幸了…

就在這個幾乎快死的moment,車進站了,我跳上車,看著司機不急不徐的在路上開車,甚至「搖車」(※註二),整個就像是在整我一般,而我最擔心的事情果然發生了,就是這班車,離開了一般客運路線,轉往花博會場。

「因行經花博會場,平均行車時間會加10分請見諒」的告示在車窗玻璃上貼著,我真的不是右手哥!拜託…別整我了,我都快哭出來了整個。

就在高速公路五楊段大塞車,以及我快哭出來的情況下,十一點多,我總算到達了第一航廈,我,衝向櫃台。

掛著「3K521 關西」的櫃上人不算多,我將行李過磅,10kg,不多不少,地勤親切的幫我拉到了靠窗的位子,熟練的跟我解說登機門與起飛時間,一看

「12:40」

結果最悲劇的,其實是記錯起飛時間… 果然我這個人天生銀魂(※註三)命啊

CH2[驚鴻一瞥,大阪]

飛機延遲了一陣,渾然的廉價航空態勢,不過基本上是一趟不錯的飛行經驗。沒有太大的波瀾,新加坡式的英語聽了也格外親切,就在一路吃著蘇打餅乾配著機場裝的開水以及旅遊書,和在旁邊情侶幾乎要上演活春宮的情況下,幾乎沒有延誤的,飛機在表定時間滑進了停機坪,搭過一堆LCC,似乎都會將飛行時間灌水,見怪不怪。

我背著大背,快速的跑像接駁電車,幸運的在大多數人尚未抵達前到達了入境大廳,沒有人的通道等著我,拿著填好的入境單,蓋了指紋,下樓到了行李轉盤,不過因為家當都在身上,直接通向了入境門,緝毒犬嗅了兩下,我通過了大門,繼續奔向機場服務櫃台,買了關西三日周遊券,付了錢抓了券,我狂奔進南海電車的月台,16:38,在我進入車廂內的一剎那,電車門關上,找了位子坐下,看著漸漸遠離的機場月台,總算得以喘口氣

「大阪我來囉,十年不見,你好嗎?」真的很想說這句話啊…十年了

在天下茶屋站下了車,轉搭大阪地鐵,不在最大車站轉乘的好處就是能少走很多很多的路,傾刻即到了動物園站,下車步向今日唯二的「正常」景點「大阪通天閣」。空氣很冷,但很乾淨,憑著方向感,馬上就找到了通天閣,在太陽下山前後的這「魔幻的30分」前趕到現場,光影表現果然正點,而且觀光客與逛街遊客少,我也能無顧忌的架腳架
四處走動拍攝。


黃昏的大阪通天閣

「這邊應該是最好的地方了吧」一個日本人拿著小一號的腳架與數位相機問道。

「是啊,這邊剛好可以把前面的店放進去,我覺得應該不錯吧,不好意思,我是外國人,不太能提供好意見」我回答到。

「沒關係的,日語說得真好啊,那我在這附近看看吧,謝謝你」他說,不過我想客氣話的成份應該比較高…


大阪通天閣,日落後15分

就這樣的拍到天色轉,走到恵美須町站,轉往今日的次個大阪代表性景點道頓堀的グリコ霓虹燈拍攝,華燈點綴的大阪市內,到處都是下班下課後的上班族與學生,整條商店街好不熱鬧,我穿過人群,到了河的對岸,最好的角度有著施工機具,只好在比較差一點的地方拍攝。


大阪道頓堀

「不好意思打擾,看您很忙的樣子,可以幫我們拍張相片嘛?」兩個打扮入時的年輕人說著,拿著SONY的NEX-5,看來,這就是大阪的潮男了(笑)

「好的」話說,我還是第一次拿到這台「潮機」呢。

接過了相機,在夜晚拍人像還是需要閃光燈,但我找不到手動開關

「咦,閃光燈呢」我說道,其中一人幫忙過來橋,似乎他們也不太會用(不過這可以看出他們是拿來全自動拍攝的門外漢)

結果到最後,閃光燈一張都沒閃,當然,人是幾乎的,我跟他們說了抱歉,沒辦法,這不是我的機子。

「不好意思,您常在這裡拍嘛」其中一人問道。

「啊,我不是,我從台灣來,第一次來這裡」

「Σ(゚Д゚) 咦!真的嘛!好害」

不過我想這個好害應該有多種意思…

看著手上查好的timetable,看來時間還不少,慢慢的拍攝街景,然後去ampm買瓶飲料,找不到有附k-on吊飾的十六茶,只好勉為其難的挑了瓶附有索隆吊飾的蘋果汁拿去結帳,然後,就奔向淀屋橋,準備要開始「聖地巡禮了」。


CH3[一錯再錯的宇治行]

轉了幾次車,到達了淀屋橋車站,準備前往宇治,沒想到,我驚訝的發現,手上的流程又出現極大的錯誤。

「對不起來…」我看著手上的行程表,發現了驚人的錯誤。

我誤將最早的行程規劃與最後的定案放在同一個表裡印了出來,而兩者有著半小時的誤差,簡單的說,我已經晚了半小時搭上往宇治的電車,接下來的行程勢必得大砍特砍。

「最惡だ」千算萬算,果然自己的錯誤都沒算,最糟糕的情況終於發生了。

沒辦法了,搭上京阪電鐵的特快去中書島轉車,搖搖晃晃前往宇治,出了車站,已然晚上九點。

「真的是當麻命」沒錯,真的是當麻命,而且悲劇一波接著一波。

走出以清水混凝土做,毫無貼磚修飾京阪宇治站後,外頭空曠,令人直打哆嗦,應該是處在風口的關係,一片漆的夜空向這邊持續灌入冷氣,我發抖著拿出腳架與相機還有對照圖,準備要開始聖地巡禮。

「不對,建築完全不對」該不會是改過了吧,不過,哪有那麼快的。我仔細查看前人的巡禮圖,這才發現下面一行小字。

「JR宇治」

囧...

「那JR宇治到底在哪裡啊啊啊啊啊啊」我很想怒吼著,不過怒吼也沒用,時間漸晚,沒有時間一拖再拖,我趕緊問了等公車的路人,指引我了正確的方向,他告訴我,在橋的那一頭沒多遠就是JR宇治。

我走上了冷死人的跨河大橋,這時才想到,我手上有小型的手持Garmin導航,是前一天跟指導教授借來,並且也被我輸入好所有聖地巡禮的點。我急忙開機,這機器也靈敏,一下子就定位到我的地點,顯示著目的地大概只有幾百公尺遠。

背上背著大背,手上拿著腳架,脖子上掛著相機與手持GPS,在這樣突兀的情況下,總算來到了JR宇治,拿起對照圖,在寒冷的天氣以及不時的路人目光中,開始「巡禮」了起來。


二期12話(京都府JR宇治站前)


二期12話(京都府JR宇治站前)


二期12話,梓喵到車站等不到半個人(京都府JR宇治站前)


二期12話,如梓喵預想的,唯沒有出現(其實在後面鬼鬼祟祟)(京都府JR宇治站前)


二期12話,與上張相同,不同角度(京都府JR宇治站前)


二期12話,解除偽裝的小唯(京都府JR宇治站前)


二期12話,「還有一個人沒到啊…」的場景,那個人不就是沙瓦講嗎(京都府JR宇治站前)


約莫四十分,總算是大致結束,我收好機器,準備離開回到京阪宇治,不過,天已晚,還要走將近十幾分的路,實在是令人吃不消,況且,我沒吃晚餐,僅在飛機上以一包蘇打餅乾果腹,加上含糖蘋果汁,體力已經到了極限了…


「用關西周遊pass,應該可以搭公車吧」我想著,跳上一台公車,拿著pass問了下司機

「請問可以用嘛?」我邊說,他也拿著票仔細端詳

「可以的,請去門後的機器刷一下吧」這句話可說是今晚最令人振奮的一句話。


就這樣…看著時間一分分逼近,車前的站名也一站站報,不過,總算是可以喘口氣了。不一會兒,即到達了京阪宇治站,跳上了21:50分的列車,在時間緊迫下,決定直奔今晚的「住所」:滋賀縣大津的石山站前麥當勞。



CH4[麥當勞一宿]

為什麼選這家麥當勞?當然首要考量是我的旅費無法多負擔一晚住宿,再來就是,因為隔天要去豊郷小学校聖地巡禮,而京阪石山站是關西周遊券能使用的最靠近站,隔天我即可搭乘首班JR前往彥根轉車,自然,這一晚就是麥當勞了。

不過,因為不能使用JR,這一趟從京阪宇治到京阪石山的旅程,可是經過了次次轉車才到的了。首先,要在「京阪宇治站」搭上京阪宇治線到「中書島」站轉京阪本線到京都市內的「三条」站,再從同站走地下聯通道到地鐵「三条京阪」站搭直通運轉的京津線列車到滋賀縣的「浜大津」站,再從該站換石山坂本線的列車才能抵達「京阪石山」站
,大多數列車都是站站樂的普通車,十足吃足了苦頭,不過搭多種列車對鐵道迷的我來說也是十分有趣,還順便可以偷看補習完回家的高中妹,換成別人應該已經吃足苦頭了。

就這樣,花了一個多小時,總算在可用時限截止前的十一點半左右,來到了石山站前麥當勞。幸好此是小站,沒有人欲在此過夜,我將行李放好,去櫃台點了一百日幣超值單品的豬肉堡與小杯的爽健美茶。

「兩百塊日幣,就是今晚的住宿費了,本來想只花一百的說…」但我實在餓到前胸貼後背,沒辦法撐下去了。


人客來來去去,一開門即有寒風吹入店內,無法好好睡覺,就只好先看看旅遊書與印好的巡禮資訊,醉鬼啊玩樂到半夜的年輕情侶啊大學生群啊送報送貨的在店內來來去去,半夜的麥當勞,說實在,可以看盡人生百態呢…


不過,也因無法好好入睡,這個晚上除了難熬,我想不到第二個詞可以形容當下之感了。



※註一:上条當麻,又稱「右手哥」,為小說《魔法禁書目錄》主人公。
註二:搖車,為了能載更多客人,司機會慢慢開,又或是看到燈硬要等到紅燈等客人之類的行為
註三:銀魂,日本漫畫,以惡搞聞名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drifters.blog14.fc2.com/tb.php/422-dee512c5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