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988年,淡水線鐵路停駛。

但除了路基作為捷運之用外,整個北投區還是有許多的房地產為鐵路局所有,天氣大好的今天,就前往了離家很近的鐵路局眷舍走走。

天很藍,新北投捷運站附近人潮洶湧,轉個彎往山上走去,宛如兩個世界,除了車子的噪音,不見觀光客的喧鬧,這也是北投最吸引人的一面。

很快的就到了鐵路局的麗園新村,話說雖然在旁邊的國小唸過六年書,但這次可是第二次進到村子裡面。啥,要問第一次?第一次就在一週前,來探路。(笑)



總而言之,鐵路局的眷村就隱身於某岔路旁的一條小徑中,從有落款的大門走進,不一會兒就會到眷村中心。民國六十年建成的水泥公寓眷村,跟旁邊的高樓相比,顯得反差極大,大概,沒多久就要「走入歷史」了吧…

靜靜的走向第一棟前的小小迴車區,房舍果然是民國60年代左右的風格,樓梯間採用跟台大洞洞館很像的裝飾,但卻是水泥製品,當時的世界各國也常使用這樣的裝飾。幾年前去國也看過類似的建築。(見此



台灣當時的公寓住宅也常常使用這樣的設計,讓這些醜的要死的公寓建築多了一點生氣,不過以現在的角度來看,這些都成了時代的眼淚,也成為一個時代的代表。

跟上週前往訓練中心後方眷舍時不同,這還是個「有人」的村子,所以我在小心別侵犯隱私權的同時,也免不了被住民「招呼」。

「來幹甚麼,記者?」一個大嬸在跟我點過頭後問著。

「您好,我是…」我把我的理由講了一遍,怕他不相信,搬出我以前就讀於對面國小的往事。畢竟人不親土親,再不親我就得跟管區(派出所員警)親了。

「喔喔~你盡量拍囉」果然,搬出當地住民的說詞,馬上奏效,比嗽精的15分鐘咳嗽out還害。我可不想被指控私闖民宅,雖然我也沒跑進去就是…

就這樣,我在這個村子裡胡亂走著,趁著光影最漂亮的那太陽下山前一小時,在這個我第二次來到的村子內,盡情的利用相機跟村子對話著。有人住(過)的老舊建築,果然很有味道,也很對我的味道。









「鬧中取靜四個字,應該是最貼切的形容詞了吧」話說,真的一點外面的車聲都聽不到,感覺時光好像暫停在某個時間點,那個以前小學時放學不時會朝著村子內部瞧一下的時間點。只有還有人住的民宅發出的狗叫,以及不時出入並與我攀談的居民,提醒我,「你還是個侵入者,而且是個大人了」。

看完了這些實用主義至上的建築之後,我走到了村子的最後方,看那最有看頭,最古老,而且最有「鐵路局感」的建築。

木造平房與水泥倉庫。

隱身在眾多民宅後方的前鐵路局倉庫,現在已然不再使用,但從它的外觀可以發現,原本應該是作為倉庫一類在使用著,與門平行高度的窗則可推斷應該後來有人員進駐此地。雖然不得其門而入,但從外觀推斷,大抵如此了。



而其後方建築,則很明顯的曾經有很多人在裡面生活著,而從窗框的款式也可以感受到歷史的痕跡,不過,與員訓眷舍一樣,也是只能遠觀而不得褻玩的一棟建築。


作為壓軸,唯一的木造房舍終於要登場了,經過當地居民(其實就是在空地種菜的大叔大嬸)的解釋,它「曾經」有住過人,也有當過倉庫,不過從它的構造來看,我想應該是總督府鐵道部(對,把這個村的歷史往前拉了好幾十年)蓋的眷舍,當然,這邊應該都是鐵道部的地,只是前面都被改建,而這一棟因為隔著倉庫,被孤立在村子的最後邊,成了「漏網之魚」。





簡單的一層樓房舍,應該是給基層員工住宿的房舍。雖然外觀上面加上了鐵皮,以及後方加蓋,不過從樣式可以確定,這一棟絕對是日治建築無誤了。

拍到了最想拍的一間,而我也準備離去。這時一個想法閃過腦袋。

「曾經有住人?」嗯,這表示…

「現在沒住人!!!」寫論文帶來的好處:邏輯清楚,還真的給我派上用場了,除了吵架以外,又多了一個功能。不過我不是名偵探摳藍,我應該是名偵探賭藍。

就這樣子闖了進去,說是闖進,因為門是開的,我想大喊「dont move,LAPD」之類的警匪好萊塢電影的場景,當然是辦不到。



簡單的長條形房舍,「客廳」的部份堆滿了廢材,而廚房與客廳的隔間,看來是事後隔出來的。


往房間走道走去。



廢墟感…就是這樣吧。其實每間房好像都挺適合拍人像寫真的…(這也就是我不寫明地址的原因,給住民帶來困擾總是不太好,這年頭失態的攝影師實在太多)




簡單繞了一圈,我離開了木造老房,要前往重頭戲了。


沒錯,這眷村還有一個重頭戲。

貓。

生活在村子裡的貓,在人丁漸少的同時,也建立起了自己的地盤,因為上週有探過路的關係,我很快的就找到了牠們。我拿出準備好的專用鏡,一步步靠近。野貓大概是不喜歡人打擾,比起有人飼養或家貓,野性很重,相當不好拍,而我就跟小說《魔法禁書目錄》裡的御坂美琴一樣,跟野貓保持著「安全距離」,又好似星爺鹿鼎記中的鰲拜跟康熙一樣,我進一步,貓就後退一步。

但總之,我在沒有浪費錢買貓食的情況下,還是拍到了貓的照片…真的是太可愛了





夕陽西下,外傭推著老人家出來走走,



在老伯伯濃重鄉音的「你好!」以及外傭與我點頭示意下,離開了這個村子。走到了捷運站路口,14年前從小學畢業前一直想圓的「夢」,總算,達成了。




備註:前篇(關於北投,其之一:舊台鐵宿舍群)中,山上的廢墟建築經查證後,為舊台鐵CTC(行車調度中心),簡單的說就是台鐵的心臟!特此說明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drifters.blog14.fc2.com/tb.php/419-dd460f27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