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拍過了大江南北,走過了歐亞非三大洲,在這個即將快要有可能一定得畢業暫時脫離學生生活的時間點,「拍拍自己家鄉吧」的想法由然而生。畢竟,在這裡土生土長了快要近卅個年頭,也當了幾年溫泉博物館解說,看著這個小鎮再度活躍在各大guide book,帶來了人潮,但也破壞了原有的寧靜。尤其能看到山的天際線一天天的從北投消失,除了感慨還是感慨。小時候還能看到的天狗庵遺跡,現在大半已經消失,日式房舍一棟棟被拆毀,而有更多的閩南式騎樓街廓也一點點的消失著,以「都市更新」的名義。

總而言之先從家裡附近開始挖寶吧。從家裡步行十分,通過了北投市場來到了磺港溪加蓋的另一側,台鐵北投員訓中心,兩年前曾進去參觀過一次,當時即發現宿舍區很有意思,但卻沒時間過去繞繞,每次逛到這邊來總是忘了帶相機,今天趁著機會就帶著相機闖過來了。


古老的摩托車,等待老伴的老爺爺,櫻花,盛開著。這樣的感覺在台北市一定很難找到吧…老奶奶一步步前進,老爺爺等老奶奶走到,一起牽著車進了民族街的巷子。而我也就繞進了宿舍區,外面的廟搭起了戲台,很吵,跟我家後面的一樣,但這樣的場景還能持續幾年?在台北市能有這樣的場景似乎也不容易了,混凝土的野台與廣場,換做大安區或信義區,建商早就把你偷拐搶騙拿來起大屋賺大錢了



總算繞進宿舍區了。根據資料,台鐵員訓建立在1901年,當時當然是屬於總督府鐵道部,而鐵道部相關的的房產在北投可真不少,除了這邊以外,還有不少在新北投上方的房舍都屬於鐵道部的範圍,當然這個鐵道部是廣義鐵道部,包括鐵道クラブ等單位,或是部員工寄附的如鐵真院(今普濟寺等)。

這宿舍群剛好建立在山凹中,獨立而且不大,或許是因為這邊的路型的關係,一般人也很難察覺這邊有聚落,應該是當時設計者的巧思。總之,我造訪這廢棄的聚落就好像很多單機RPG遊戲的事件一樣,感覺上經歷過了一陣打打殺殺,然後進入幾年的死寂後突然我這主人公造訪的感覺。


當然現實生活當然沒這麼浪漫又這麼戲劇性,這不過是幾年沒人住的台鐵房舍而已,一間間門口都被醜陋的鐵皮封了起來,還漆上台鐵局徽。在台鐵淡水線停止營運之後,再北投應該很難再看到這個局徽了吧。



整個靜止的聚落,不過可以看出這些房舍的歷史,其哩岸石砌成的牆,木造的屋頂與樓板,加上水泥中間包敷的磚,可以猜得出來應該是與員訓稍晚建立起來的房舍,但由於手邊沒資料,查了幾份地圖也因為比例尺太大,所以也無法推斷年代。

不過這樣靜止的聚落對於拍攝糖水片倒是不錯,或許有片商或是外拍來過?不過,我可不希望她們來…因為只要被惡質攝影者入侵,一個地方就毀了,不過若是因為這樣把這邊整修,或許也是美事一件?人,就是這麼矛盾的動物。


拍下了幾張糖水片,繼續前進。

一隻貓跳進了視線,不過因為帶的鏡頭是便宜的kit,給他跑了。在這裡除了開車找停車位的人以外,還真的很難得會看到「生物」,當然我不希望有啥生物出現,那可是大麻煩。

建築因為多數磚砌,所以保存狀態算是不錯,而且只要有人住,其實建築都可以維持一定水準。日式屋頂配上台式紗窗紗門,以及誇張色系的窗框,這建築群也多了點「台味」



經歷過兩個時代的宿舍群,當然除了日本式的建築之外,也留下了國民黨統治的遺跡,莊敬自強,處變不驚這樣的標語,當然也在這片眷社的牆上出現,幸運的是沒有被抹去,不幸的是,被死中二亂塗改變了樣,不過,反正…北投嘛,有些東西自然是不意外的。



想著「無論如何,這也是歷史的一部分」的同時,走到了宿舍群的盡頭,沒錯,這是我每次來都想踏上的地方,那不到百階,抑或是五十階的樓梯,上面有棟廢棄建築,每次都想探路,但最後都做罷。



「今天穿了厚牛仔褲,應該沒問題吧」我心想,畢竟,探索廢墟,安全第一。

邊拍邊往上走,其實五點多這種時刻,風又吹得樹沙沙作響,一個人在這種地方其實怪恐怖的,陰森,非常陰森,感覺上就是啥時有東西會跑出來,而我每拍一張照片也是小心再小心,畢竟,我是碰過「那個」的人。



實在是很有RPG遊戲或是三流電影的氣氛,總算走到了樓梯盡頭。

在眼前的是一棟應該是活動中心的建築,我想它最後一個名字應該有可能或許大概是:「中山堂」吧,總而言之,後面看起來沒有路,腳底下很多碎玻璃,這裡大概就是盡頭了。



往內一看,嚇了我一身冷汗,裡面的柱子啥的因為是木製當然塌的塌爛的爛,但重點是

被潑上了一層紅漆

「棍…我還以為發生兇殺案…」嚇死我整個。

總而言之,不再久留,趕緊拍完幾張照,就飛奔離開,這簡直比試膽大會還恐怖,因為完全不會知道,有啥東西會出來,而且天色真的很暗了。

離開宿舍群,繞到了溫泉路上,一座即將結束營業的小公園。

何以這樣說,是因為之前看到都存在,但是前一天去看得時候已經有著圍離,而今日去看更是上了鐵皮。不過鐵門沒鎖,靜悄悄的拉開門,闖了進去。

「真抱歉」我心想著,當然也想著,萬一被工人抓到,要講啥矇混過去。


有著石燈籠與沒水的日式造景,加上盛開的山櫻花與一些不搭調的器材,組成了這塊空地。

查了一下資料,這片地原本是日人宅邸的庭院,因故變成這樣。這也難怪,北投國中是前北投尋常小學校,旁邊住日人毫不意外,而現在也真的還是有日式平房在旁,裡頭還亮著燈,當然就是還有住戶了。


回到這片即將消失的空地。查了幾個網頁,似乎要被北投國中或是內政部單位挪為他用,看來這些「地上物」,應該很大一部分會就此消失,趕在這時來是對的,雖然我力量很小沒辦法搶救。


而從圖中可以看到,雖然看起來還像個庭園,但其實狀況已經很遭,也不知道要如何搶救起…





「其哩岸石的石塊們與櫻花,你們明年還會一起在這裡嘛?」我想著。推開門,走回了光明路,依舊車水馬龍,人聲鼎沸,回到了,不知道該說是真實,還是戴著面具的虛擬世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drifters.blog14.fc2.com/tb.php/418-9ee65c93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