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Day 10 12/19 晴(曼谷)

CH36[洽圖洽]

同樣的早餐店。

話說我在泰國每天都早起,就算第十天了還是一樣,大概是攝影魂作祟吧。或是失眠老症頭又復發。又或是覺得貪睡會浪費時間這樣。總而言之,今天又是六點多起床,跑到菜市場看人化緣順便吃起早餐來。一樣是油條攤,老闆似乎認出我來(一個黃臉外國人又早早吃早餐不被記得也難),跟我打招呼兼努力工作著。

因為是星期六,又是最後一個晚整天在泰國,不消說,洽圖洽朝聖去。

搭著等了很久又塞了很久的三路公車。這次的有冷氣,而且是非常強冷的冷氣。還好選了有太陽的那面,稍稍避了一下寒氣。看了旁邊的正妹上了公車就拿出小外套穿起來

「果然在地的就是不一樣」短褲+短袖+拖鞋。真是有夠冷的我。

跟幾天前為了去Sai Tai Ni時下車看到的空蕩蕩不一樣,也跟前一天被狗追時不一樣,此時的洽圖洽可真是人山人海。觀光客一堆,在地客人也一堆。當然國語台語廣東話日文更是從下車就一路聽到我離開。

「真是太恐怖了」雖然我只是來朝聖的…但,著實有點驚訝

外圍小繞一下,看了看地圖,就慢慢散步進去。從外圍的大條路開始看起,天,很熱。

「真後悔沒把水帶出來」這邊一小瓶10b,我房間還兩罐10b的1500cc大瓶裝沒開…想說懶惰不帶,這時自食惡果了。

買了罐水,身上有的備用款還剩一點,決定鑽進最後方的棚子,從最裏側的幾條街開始逛起。比起水門市場,台北五分埔,亦或是夜市,這裡還真是什麼都有,什麼都賣,什麼都不奇怪。大型的藝術創作,盜版球衣、或是家庭用品、新銳設計師的T-shirt,又或是真正的軍武用品(除了槍砲彈藥之外,公發裝配還不少),還是那種寫著大大Thailand旁邊一隻象的那種紀念品tshirt或是亞洲風飾品,這裡一樣不少。



繞了十幾條街,號稱六個足球場大真的不是叫假的。本來是很有規律也很有耐心的一條條逛的我,到最後也開始No Plan的亂走了起來。

「好…大」

我繞到了賣服飾的中段,一些皺巴巴卻又堆成一座座小山的衣服正有許多人在挑著。旁邊,寫著一件20b的牌子,那衣服看起來也是每種都只有一件的樣子。

「這不會是之前在中國廣東所說的心回收成衣吧」我想起了之前在台灣時看到的有人將各地回收的成衣或舊衣(或屍衣等)洗淨拿出來販賣的新聞。

我從那區店門口快步離開,轉進下一條(應該說上一條,我反著逛)的服飾街。全是年輕泰國設計師的自有小店,也就是說,這邊買的衣服可是很難在台灣撞到衫的。而且我對於這種獨立製作的東西一向有好感(因為我也是這樣玩上來的)。所以不消說,我一間間小店慢慢逛了起來。在一間小店買了兩件T,細細軟軟的布料,穿起來很舒服,老闆仔細將衣服包好給我

「請問有名片嘛?」

「沒有,很抱歉」年輕人英文果然好,而且很好聊。

告別了老闆,我離開那我可能永遠也找不到第二次的店,洽圖洽市集,好似《桃花源記》般,沒有地圖,沒有記起店名跟位置,真的就很難找到第二次。身上只剩不到200b的我,離開洽圖洽,前往前一晚在路上「影」到的BigC,解手,順便休息(冷氣+免費廁所,天堂啊!)

步行前往BigC。



CH37[真正的曼谷?]

脫離那遊客與採買人潮的洽圖洽,我沿著BTS下方往南前進。這邊也有市集,不知是否是洽圖洽延伸出來的。總之,這邊人比洽圖洽少很多,感覺也Local了起來。一攤攤把家裡不要的東西拿出來賣的攤位,一攤攤賣著古錢古物的攤位,看起來舊舊髒髒,但卻令人感覺不是那麼「觀光化」。我隨手拿起幾個民國初年的銅板,那大大又充滿古錢味的銅板,我輕輕的放在手心裡把玩著。



「或許是哪個華人賣給古物商的吧」我想。說不定是孤軍們的家產?

一路慢慢沿著市集往BigC方向走去,簡單的吃了午餐,價格跟我在東北吃到的差不多,一樣是不會說英文,但我卻接收到了一樣的微笑。

飯飽,我到了BigC,鑽到地下室的商店街看看人,順便小憩,泰國的髮廊看起來跟台北公館之類的商圈頗有幾分神似,一個母親帶著自己留長髮的女兒,走進了髮廊,跟設計師討論了起來。我坐在外面的長凳上,打起了盹。醒來時,見得一位頂著俏麗短髮的女孩子,正好從我面前經過。正當我回過神來時,那母親從後面,牽著她的手,就這樣消失在我眼前。

去夜市吧。我想。我想好好體驗真正的曼谷。

沿著BTS下方向前走了一陣,我找到了公車站。(BTS搭不起,而且公車比較有趣)一堆泰國人等著公車。我抓了個看似女大生的女生,想問問是否有公車去Papong夜市。

「您請等一下」她往旁邊問了阿泰大叔。

「Papong?揭揭~啦」這我也聽懂了。不過女大生還是熱心幫我翻譯。

「Oh...Hmmm,You Can take bus 77」說完,剛好她車來了,就離去。不少人也走了,最後,公車亭剩我與一對母女檔。那媽媽拍了拍我比了比我的水,再比了喝的動作。

我把我身上沒開過的另一瓶BigC礦泉水交給她,她女兒小心翼翼的打開,小心的喝著。公車來了,小女孩跟媽媽一起揮揮手,我道別了公車站,還有「真正的曼谷」。

為何會告別「真正的曼谷」?因為我即將到達暗的曼谷。


CH38[暗的曼谷?]

花了6.5b,我搭上了往Papong的公車,沒冷氣,但經過了勝利紀念碑、經過了Siam區、經過很多很有趣的地點,我坐在車上看著街景,反正搭taxi一樣堵,傷荷包,搭BTS又太早到,夜市沒那麼早開,傷時間;taxi車身低,只能看臨車,BTS在上頭跑,只能看大樓,公車高度剛剛好,高人一等又慢慢繞大街,想拍也不用隔玻璃(如果是非冷氣車的話),所以…我自認C/P值高到爆表!。再說,車長賣票的那桶錢箱還真是挺有趣的,看一次佩服一次。



吃了勝英發的麵後,時間還早,我在街上探索了起來。跟二戰有關系的盤古銀行,矗立在馬路的盡頭。我繞了一圈,還未五點,夜市一片空蕩蕩,倒是有幾個攤子開始整理起來,應該是要準備開店了。我避開夜市一條街,繞到旁邊的巷子裡



我來到了另一個世界。

一點都不像歐美人、Lonely Planet,或是所有旅遊書上寫的世界。這裡,是林森北路,是池袋北口、是歌舞妓町、是札幌貍小路,是…




總之,日本人在1945年戰敗後,就沒能再度佔領(*註19)泰國,這條街,則是日本以「另一種」形式,變相征服著泰國吧。

我穿梭在一條條小酒吧街中,「小姐們」、「酒保們」,似乎剛要開始上班,做著開店前的準備。突然,從我後方傳來兩個日本人用日文大聲嚷嚷的聲音。他們不知道,這邊有個台灣人,可是聽得懂的…

「我說,這邊的女人好便宜啊,下次再帶我來吧!」
「好啊好啊~不錯吧!日語講得好,功夫又一流,又便宜!」

就這樣大聲嚷嚷的離開。我一看,是兩個日本中年男子。一陣噁心與厭惡感油然而生。我決定,晚上不待在這了,還是早早回考山實際,而且反正,我沒多少錢了,萬一556沒搭到可是要花150b去機場的,萬一吃飯吃爆了可不好,省點用卡實在。

偷偷拿相機,把這條街拍下。一個煽客靠了上來,帶著本像光華賣大補帖的folder

「你好,第一次來泰國嘛?我們店的小姐不錯喔,要不要參考一下?」他用日語流利的說著,並且翻著他那本「名冊」介紹著。

我沒理會,轉身去公車站等公車。下班時間到,人潮眾多,慢慢的也有觀光客聚集到這區來。不過,最讓我感嘆的是,這準備擺攤的,在生活最底線掙扎的人們。他們拉著自己的所有家當,在大街上走著,除了這一點把其他車輛視為無物的「特權」外,只能看一個又一個的上層階級的笑臉,說著似懂非懂的外國語言,只為能爭取到一口飯吃,這
是第三世界的無奈,也是整個世界的無奈。



等了快四十分,搭上15路公車,花了7b,我回到了考山。一群群白人摟著泰國妹,一群群酒促小姐說著漂亮的英文,還有人妖在巷子裡抽著煙。

曼谷的角落,徹底的被日本跟西方殖民了呢。











註19:實際也沒佔領,僅與泰國聯盟。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drifters.blog14.fc2.com/tb.php/374-acef5045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