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Day 7 12/16 晴(南隆-柯叻-批邁)

CH25[傳說中的老師]

一樣是起了個大早。已經完全不知道生理時鐘為何會這樣了。或許是從早起拍桂河大橋的那天開始吧。五點,就起床了。

簡單梳洗一下,下樓煮開水吃早餐去。下樓,一個老婦人坐在廚房前。似乎不是房客。

「您早,您早」我說。

「你也早,我是這裡的所有人」

「喔~您就是那位老師的…我之前聽說您身體不適,所以住院了,現在還好嘛?」

「是啊,我就是。昨天剛出院,現在身體比較好了」

總算見到傳說中的老婆婆。因為好像之前很多人沒見到她。看來氣色不錯,太好了。

水煮完,上樓回房間吃早餐去。正當我在找鑰匙準備開門時,不經意向外一望:居然天空開始有了顏色!

說時遲,哪時快,既然昨日沒拍,今早總是要留下點東西,我把東西全放一邊,相機拿著襪子也沒穿,匆匆忙忙衝下樓,套上鞋子,跑向最近的一個應該可以拍的點:路口的水池。忍受著惡臭與垃圾,還要擔心蚊蟲以及被芒草刮傷(我還穿著睡衣睡褲...),以及擔心踩空掉到水裡之下,總算,拍到了這晨曦。雖然,不怎麼好看就是。我說前景。



總之,總是完成了一個心願就是。

完成一個心願,脫力感重了起來,我摸摸小腿,果然被蚊蟲洗劫了一番…算了。應該不太會出事吧,我想著。這時,天也全亮,上班上課的泰國人看著我這拿著相機卻又只穿著睡衣睡褲的人,應該覺得很奇怪吧。

「隨便啦。」真想這樣大喊著。

吃完已經變得很奇怪的早餐。稍微整理一下,告別老太太與女學生,前往巴士站等車。

一輛巴士停在月台上等著。車身行先(*註16)用英文寫著柯叻-武里南。

「柯叻?」車長問著。

「Ka~Ka~(是~是~)」我用泰文說著。

他叫我快點上車。可是我看那行先寫著武里南啊!因為來的時候是搭柯叻-素林的車。為慎重起見,問了巴士站的窗口,順便交了水肥。硬著頭皮上車了。

「大不了去武里南晃一圈」我想。

雖說是一大早搭車,不過車上乘客依然不少。我選擇了個最靠近車頭的位子坐下(這可是欣賞風景的天王座!)。不一會兒,車長收了錢,比起來時路省了些,才66b,一路客人上上下下,看到了柯叻陳氏宗祠(一路上最明顯的路標,而且是我看的懂的),巴士總站也近在兩刻鐘的範圍裡了。

「批邁~@#$~%&*~」車在路邊停了下來,一位看起來像是司機的人開始叫起了地名。看來是想先在站外攬點客吧,猶豫了很久,沒有下車。不一會兒,就回到巴士總站。我上了往批邁的車,而且這車沒有遲疑的駛出車站。經過那台還在攬客的車旁。

「好你加在」我想著。

司機大哥在史蹟公園路口放我下車。批邁到了。



CH26[菩提樹公園(Sai Ngam)]

找旅館了。

LP上面推薦的低價位住宿地有兩家,一家寫著「有點殘破,員工很熱情好客」,另一家則是「設備大,通風好」。基於預算先決,我選擇了前者,是家在巷子裡的小旅館,外觀看起來是間頗老舊的木造兩層樓建築。一晚170b,房間大,通風也不錯,員工還真的頗為好客。我看了看,決定住下。

但沒想到,這是我這趟中最大的錯誤決定。

先不提遙遠的旅館話題了。因為中午,解決民生問題還是實際點。腳踏車租賃要40b 2hrs的批邁,讓我決定用走的到市郊的老菩提樹公園用餐。吃吃傳說中的批邁麵。一路上都有指標,不難走,只是因為有點遠,路邊樹陰在正中午發揮不了效果,挺累人的。

一個老阿泰,騎著車,在我身邊停了下來。

「Sai Ngam?」

「Ka~Ka」

順風車get!

不一會兒,菩提樹公園到了。入口賣蟲蟲大餐(泰國東北名產)的,我不太敢正面瞧,走了進去。在公園旁的大雨棚下,找了間看起來還有人氣的攤子,點起午餐來。有圖有真相,而且有英文,點起來方便許多。除了點麵之外,因為熱,多加了瓶蘇打水,而這蘇打水不僅幫我解熱,還救了我。

因為雖然好吃,但實在太辣啦!!!

看到店家放著漢字的符咒,問了問店家,似乎已不識華語,我帶著遺憾離開。前去菩提樹公園。


菩提樹公園佔地廣大,而且全是由同一棵樹延伸,被稱作樹神也不為過(樹海也可以啦),母樹的前方設有神壇,似乎有不少泰國人會來祭拜。不過蚊子多,讓人待不太久。




頂著太陽,回批邁市區。吳哥王朝的老城門以及高台,在城南一隅,近看充滿著垃圾與瓶罐碎片,使人必須小心接近,小心離開。幾個女學生在城門外的廣場嬉鬧、聊天著,我小心不要打擾她們,默默的到了旁邊的水池外圍,拍下這藍天地紅城門的景象。


去史蹟公園了。


CH27[海陸~海陸~]

買門票入場。泰國人跟外國人門票價格是有差別的。雖然本來就會付外國人價格,想說試試看,看會不會被察覺出來。

「…」無口。

「…(笑)」無口

不到兩秒,馬上就被識破。「真快」我苦笑著。

買了門票入場,開始隨意走著。或許是易達性高,又或許是較為出名,這邊白人遊客比起前幾天的鳳毛麟角來說多了不少,加上泰國散客,小小地古蹟園區比起前兩天的熱鬧了許多。







「@#$%︿&海陸」似乎是找我幫忙拍照的阿泰一家人。我接過相機,依照我這幾天看到阿泰拍照的樣子幫他們拍起來。

「俗~慫~三」我拍好,把相機還給他們。

「既然這樣我也找他們幫我拍吧。」我看那個爸爸應該會樂意的樣子。我拿出小台相機,請他們我拍照。

「海陸~海陸?」泰文的照相唸起來就像這樣…吧。

「你是外國人?」那爸爸說。他果然會英文。

「是的。可以幫我拍照嘛?」

「當然可以囉」當下,我總算有了幾張屈指可數的照片…

「我看你好像當地人啊!哪裡來的呢?」那大叔說,一邊把相機還給我。

「台灣」

「喔~台灣,很好!台灣!歡迎來泰國玩!」他牽著女兒的手,親切的說著。

「謝謝」我回道。成功的國民外交,兩方都是。

待了一個下午,躲了西方觀光客,躲了幾批校外教學的泰國學生。花了幾個小時,拍了些照片,在打烊前,離開了批邁古蹟園區。



一群亮制服的泰國學生,制服有點像北一女的樣貌,在老師樣的人的帶領之下,與我擦身而過。

「不是…要關門了嘛…怎麼現在才剛進來的樣子。」我看外面的遊覽車還在放人。

真是自由自在的泰國民風啊。


CH28[痛…痛痛]

去夜市吃飯。

東北的夜市很不一樣的地方,就是蟲蟲大餐。雖然在南非吃過一次蟲,但我決定還是敬謝不敏。一路買買吃吃,看看旁邊硬地上的地方五人制足球,煞是有趣。一攤由小孩子顧的香腸攤,似乎生意並不是太好,落寞的眼神,三條街外都看得出。

「買一條吧」我想,就當作贊助也罷。

「30b」他說

「也真貴...」我是被當盤子了嘛?

咬了一口,怎麼有點酸酸的。算了,應該是泰式口味吧...這樣想著。

回到旅館。昏黃的燈光,加上木造的旅社,走起路來喳嘰喳嘰,頗有味道。而因為是雅房之故,今天非得在外面的共用浴室洗澡了。

「熱水…是熱水啊」我轉開了熱水的開關,任憑Panasonic的電熱水器工作著,這也是我在泰國最後一次洗熱水澡。

洗完澡,翻起了LP,計畫著明天要去哪邊,電風扇葉片吵得比直升機還吵。

「嗯…肚子有點」肚子開始鬧罷工…而且好似有千斤頂,萬金鎚般打在肚上,又好像扭毛巾般的絞痛。簡直是痛到在地上打滾,而且我也好久沒有這麼痛過了,尤其在國外,出國這麼多趟,這還是同一遭。(大概這種痛只有經痛能比擬吧,雖然我沒痛過)

「慘…」實在是痛的不像話,趕緊拿備用藥吃將起來。也去廁所解放,總之就是在台灣能做的SOP,在這邊一次作到位就是。

脫力感充滿全身,整個感覺好像要死了一樣。

「回曼谷吧,明天」我把床上的LP收起來,默默的想道。趁肚子好些時,早早就寢,趁肚子,而且話說回來,我也沒力做其它規劃或事情了。

沒想到,這關卡還沒過完,大魔王可是還沒出現呢…












*註16:日文。就是那開往哪邊的指示牌。好像沒有對應的中文...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drifters.blog14.fc2.com/tb.php/371-d12b31bb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