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Day 4 12/13 晴(北碧)

CH14[晨]

四點半起床。

雖然說前一天十點多就睡了,不過還是相當疲累。為了拍照嘛,沒辦法,簡單梳洗一下,就出門了。

沒有太陽照射,微弱的路燈加上狗吠,路旁的餿水桶發出惡臭,又冷又臭又恐怖,一點都沒有「泰國」的感覺。

總算到了桂河大橋,除了烏啼,就只有潺潺河水陪伴著,換好鏡頭走上橋面,空無一人,僅有微光,煞是恐怖。

「看來第一班車是拍不到了」預想錯誤。六點初頭的頭班車,就算拍得起來,也一定不好看。打消念頭後,換上短鏡,在空無一人的橋面上,拍起了晨曦。

火車通過。還是按了快門,好似被人類獵捕的動物,作垂死掙扎一般;又好似被發好人卡的男人一般。

白費力氣。

疲累絲毫沒有離我遠去,不過早晨的空氣與朝陽,倒是很舒服。化緣的和尚出現,開店的小販也出現了。一副沒有觀光客(除我以外)的桂河大橋一景,就在我眼前出現。

「早起的攝影家有景拍」我想道。


七點一刻,第二班列車通過,沒有多餘的遊客,也不需要保線員吹哨鳴笛,火車順利的通過,我也順利的拍得乾淨的畫面。

「租車去吧。The Longest Day(*註11)即將展開!」



CH15[擋車初體驗]

住處與橋邊有間小店,經營著各種生意,網咖,洗衣,樣樣有,門口也停了不少輛車。觀光區嘛,有生意就得作。一大清早,老闆也沒睡醒的樣子。

「早。我想租機車,最遠大概會到『地獄之火』吧」

「你早…會到地獄之火的話,我想,你租擋車會比較好吧,租金一樣」老闆跟他媽媽這樣向我表示著。

「可是,我沒有騎過,可以教我嗎?」在台灣實在太忙,本來要跟學長學的,一直沒空。

「好」他把車子拉出來。

「這是離合器,這是…」他仔細耐心的解說著。也騎上路繞了繞,示意著這不難。

換我了。





滿身大汗。

「嗯,要不要改換速可達,我看會比較好吧」我看老闆有點無奈的樣子。笨學生啊我。

旁邊的YAMAHA MIO(速可達),也看似在跟我招手。

「請在給我一點時間…」怎麼騎怎麼熄火,打進一擋就是會這樣…看來我沒有騎擋車的
命…

「沒辦法了,澪(*註12),今天請多多指教。」我放棄了。

「好,請在這邊簽名,我帶車去加油,順便影印你的護照」老闆說。

「不用押護照嘛?」

「不用」

真是揪甘心!

過了一刻,油加了,手續也辦好了。

「請記得快沒油時要加油,注意安全,自動車比較沒力喔,慢慢騎」老闆說

「謝謝。」老闆啊老闆,台灣人最會騎小綿羊了,自動車也可以很威的啊。

話雖如此,絲毫不敢大意,因為左右不同之故,騎得十分小心。回到hotel,要了點熱水,煮起了泡麵,拿張凳子,在河邊浮台上吃了起來。看著桂河水,火車過,吃著味噌拉麵,快哉,快哉。


上路了呦!澪!




CH16[熄火,行照~駕照~(*註13)]


沿著323號公路向西而去。



在異國騎車,尤其又是相反駕,開始時還真是有點不習慣,也騎得異常緩慢,表速從不敢破40。不過習慣後,也就很能適應,開始加快了起來。50、60、70…路越來越筆直,車越來越少,路況也好,風景更是不錯,連綿的山峰,農田與農人,不似台灣鄉下路邊到處有賣特產的發財車與招牌,景觀乾淨不少。除了因為沒有全罩安全帽讓眼睛因乾澀而刺痛得常常停下來休息(兼拍照)之外,一路非常順利的朝西奔馳而去。路上的旅遊警察局提供了不僅有諮詢服務(雖然英文不一定很通),但至少提供了廁所,可以解解內急。

「在泰國騎車真舒服」一邊哼著歌,一邊騎著車~快活快活

說時遲哪時快。交警與穿制服的臨檢,就在前方,等著羊入虎口。

「@#$%!*」他說著我不懂的泰文。

「嗯,抱歉…我聽不懂」

「喔!你…是…外…國…人?」這年輕小伙子似乎英文不好

「對」

「哪來的」

「台灣」賊丟夕~愛台灣啦!

「祝,祝…您…有愉快的一天」

就這樣,安然度過了臨檢。再行約十公里,見得Krasae Cave標誌的小路,我轉了進去,沒想到這是痛苦的開始。

泰國的路標除了大馬路外小路的景點真的頗不清楚,手上又沒指南針,沒有精確的地圖,只好靠太陽的方向加上記憶力記住每個路口。而為何要到Krasae Cave這不見經傳之地?因為,死亡鐵路在這裡是最美麗的部份(當然也是最艱辛的部份),可是…我走到了死胡同。照著指標走,是碰到鐵路沒錯啦,但是,路底卻是一個渡假村,這可糗了。

車停好,開始小心的沿著鐵路走。枕木摟空,下方即是桂河水與落差約莫三四層樓高的段差,每走一步都令人膽顫心驚。

「看來要走到底應該要花不少時間」走了五分鐘的我,打算放棄了。事實上也沒人這樣,而且重點是,沒有攝點能拍,難道要我拍完車跳下去?怎可能!又不是拍電影。

回到安全處,牽好車子,看了看地圖,似乎一個叫Saiyok的小鎮就是死亡鐵路的盡頭,不管還差二十分鐘車就到那站,決定…拼拼看!

東繞西繞南繞北繞,總算繞回323國道。時間一分一分流失,我也只能儘量拼拼看,都到這裡了,不拼怎行?


CH17[3343國道 Saiyok ←]

還有七分。

我還在323號國道上拼命奔馳。地圖上寫的3343國道,這時異常遙遠。

「快啊~快啊~車要來了啊」在台灣也沒騎那麼快,我簡直不要命了。

70、80、90、100! 如果這不是快樂錶,那我一定是不要命了,細輪速可達車,騎到這種程度,隨時都有翻車出車禍的可能,而我也有可能摔的全身傷,不過非常時期,也管不了這麼多了。(好孩子不要學啊)

[3343]Saiyok ←

終於到了!

我彎過去,沒想到,是個長下坡,而且是個超長的陡坡,一路小心下滑,路旁的野生動物警告路標讓我不得不放慢速度。總算下滑到Saiyok,不過果然是荒涼,而且連個路標都沒有

鐵軌是在前頭啦,但是死亡鐵路呢?死亡鐵路在哪?山?山在後頭,可是鐵路卻在這谷底啊!天啊!到底在哪啊!!!

在城鎮中亂繞,好似脫韁野馬,又好似火牛陣中的牛,無頭緒的亂竄,隨著時間的流逝,我依然找不到傳說中的點;此時手錶上的時間也宣佈了死刑。

「一切都…完了…我的努力」只差沒有大哭出來,因為車,過去了。

做了半天苦工的我,小心的將車駛回323國道,繼續向西騎去…


CH18[地獄之火路遙遙]

雖說當了美國總統(*註14),不過在異國的道路上迷失,也是個有趣的體驗,找到最近的加油站,把油箱填滿後,繼續前進。南投(Namtok)車站的路標,簌地被我拋在身後。

「這就是現在營運的終點了啊」我想道,因為接下來的路,應該只會艱辛不會更好走,果然,向前進一點路的狀況就不佳了起來,上下坡起伏也開始變得稍大些,大賽育瀑布(Saiyok Noi)等旅遊景點的路更在修理,塵土飛揚。不過在這邊碰到了彩繪大巴,也算是有趣的體驗。


繼續向前,更接近緬甸了。花了一整個早上,但其實才跑了八十公里不到。(也就是回程還要80km...而且其實破百,因為在鄉間小路沒算之故)


地獄之火,到了。

地獄之火,顧名思義是看不出來的。緣由是當年日軍逼迫戰俘趕工,日也趕夜也趕,夜半沒有鐘聲到客船,而是火把到工地,又有行軍,因而得名。現在的地獄之火,是在一個泰國的軍事管制區當中,由澳洲出錢經營。跟門口的看門女軍官點點頭,將車子騎入,旁邊似個未使用舊門,門楣卻像是日本神社的鳥居一般,不知道有沒有人察覺呢?(我是因為職業病啦…當日本史的教學助理當久了)

騎到底下,小小地紀念館,需要脫鞋進入。裡面充斥的遊客,沒有東方人,全都是白皮膚的鬼佬,他們的感觸,一定比我深吧?至少在這個點。

在平台上,一盆活水與鮮花遠眺著遠山。60年前的人們,在這裡付出生命,在異鄉被壓迫著工作著,看到這美麗的景色,會不會想起故鄉的山巒呢?我默禱一分鐘,期望世界和平。

走下百階樓梯,終於到了真正的地獄之火,軌道是拆除了,不過一些枕木跟遺跡,還是能看出當年的艱困。尤其是那著名的山壁,仔細瞧瞧,斧頭的痕跡清晰可見,路底的山壁上,插著當年在此犧牲的戰俘的國旗,以及小小地十字架與工具。





God Bless。

一個泰國導遊帶著一批洋人下來了。

「@#$%︿&」

「?」

「你是泰國人嘛?」他說

「喔,我不是,我從台灣來的」

「喔抱歉,因為你實在太像本地人。一個人嘛?」

「是的,我騎車從北碧來」

「professional!」他笑著說。

旁邊的洋人有點驚訝的樣子。






我只不過是實現我的夢想罷了,真的。


CH19[再度]

要回程了。

看好地圖,決定到時有時間要先去虎廟跟老虎照相(喔我最愛大型貓科動物了)。然後


再挑戰一次死亡鐵路。

沒錯,我決定再挑戰一次死亡鐵路。因為看地圖,明明就一定能拍到,哪有拍不到的道理!我可是為了這個才租台車千里迢迢來到這裡耶!

就這樣,沒吃中飯(事實上這裡也沒有地方賣中餐,最近的商店是近10km外的大賽育瀑布的小7)。我又騎上了色的澪號坐騎(在路上直接幫她命名了,雖然跟動畫裡的代表色不一樣),離開了地獄之火。

回程騎起來輕鬆不少,因為下坡比上坡多,而且大概也知道路是怎樣了,不用趕路,壓力顯得小些,而且天陰了起來,涼涼的,也就更棒了。反正我已經拍完了嘛,地獄之火。

又到了3343號公路岔路口,我彎了進去。

「非拍到你不可!」我想。也小心翼翼的下了坡,這次可就熟了。

「一定是在河邊吧,因為照片上有河」我繞到河的那岸,但繞了快半小時,是有山,還看到了隱藏在河邊的大象訓練場,以及一大堆的resort,就是不見得死亡鐵路。

「又かよ~(*15)(不會再來一次吧)」我嘆到。同時在一座橋上停下,因為我看到兩個白人,一個還載著泰國妹。

「你們好,也是在找死亡鐵路嘛?」

「是啊,可是…火車快經過了」白人說。

「你們有找到嘛?」

「大概是那一側吧,河邊,有橋的地方」泰國妹說話了

「可是我剛剛去過了,沒找到」

「那我也沒辦法囉」「是啊是啊,我們怕天,要早點回北碧,這裡還挺遠的」



才五十公里啊…而且也才三點多,台灣人規矩,一公里一分鐘,怕啥!

道別他們,我又開始騎回頭,問了小販,問了幾個人。就在要放棄之時,Saiyok街上有條產業道,沒有柏油,一直被我忽略著。


「死馬當活馬醫了」我騎進去。

沒想到,這產業道別有洞天,騎了一陣後出現了人家,又出現了商店,最重要的是

出現了火車站跟死亡鐵路!!!

我趕緊把車停好,跑上前去,果然有一堆人走鐵軌等火車。路的盡頭是鐵軌,呈現了L狀,剛好可以拍到死亡鐵路!

「This is IT!!!」我興奮的快要叫出來了。趕緊問了旁邊的洋人,確認火車沒跑掉,往河岸邊走去,找了好位子,開始試鏡頭了。

「真的是太感動了」火車的聲響與警笛,在我斜後方的鐵支路響起來。







老虎呢?在這一刻,已經不重要了。









而至於回去的路上,碰到的猴群,以及在夜市中買到一串一塊的烤雞肉串,對於今天的旅遊,似乎,也不太會有激情了。

在這一刻,一個鐵道迷(兼戰爭迷),完成了小小地心願,繼續朝著未知的道路前進。






*註11:The Longest Day,為1962年出版的美國電影,敘述諾曼第當天的事情,台譯為碧血長天,在此借片名引用之。
*註12:澪,日文發音為MIO。為動漫畫:《軽音部》中的主角人物。
*註13:電影:〈逃學威龍〉中周星馳的台詞。
*註14:美國總統~坐白宮嘛
*註15:日本搞笑藝人 三村まさかず的口頭禪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drifters.blog14.fc2.com/tb.php/368-0eddc8cb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