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Day 3 12/12 晴(曼谷-北碧)

CH9[Sai Tai Mai]

起了個大早。因為今天要遠征。

去市場簡單的解決了早餐,採買些用品後,扛著大小背包,準備搭公車去巴士南站。實行我07年未能實行的旅行:桂河大橋之旅。曼谷的白天,很熱,但絲毫沒有阻礙我出遠門的好心情。除了不知道要搭哪台公車以外…

沒有正妹,公車站只有老阿伯,除了數字以外站牌上唯一看得懂的只有畫著公車的符號而已,只好隨便找個看起來面善的阿伯問。

「三碗豬腳~,嗯,Sai Tai Mai~」我也不知道發音對不對。比了比公車站牌

「Sai Tai Mai?嗯嗯」他比了比站牌上的公車。

「OKOK」是這幾班嘛?我重複了筆劃了那幾班公車

「NONONO~~~」他重新比了比數字

「原來他知道我不知道怎麼唸數字,也沒有紙筆,所以用站牌上的數字比啊」恍然大悟。

開始等車…二十分鐘過去了。

他指的車始終沒有出現。




情急之下,只好求助旁邊的中年大叔,一副上班族樣,果然會說點英文,而且好標準!

經由他的幫忙,我上了曼谷的破公車,花了13塊,走走停停,看看人,看看城市。雖然比起搭taxi花得多很多時間,也比較不舒服,但但換檔拉轉的聲音我聽得很爽。或許是因為是車迷吧,老車的變速箱總是有股難以言喻的味道。又或許是這樣比較能接近當地吧,公車總是能反應人間百態,畢竟,人人搭的起。

花了一點時間,到了巴士南站(Sai Tai Mai)。

站體龐大,通過了好幾層商店,總算來到售票處,好險,有英文了。好不容易找到北碧(Kanchanaburi)的售票口,買了票,剛好,沒耽擱到時間,十多分鐘後就發車。

不過,果然好運不是常常有,沒有天天在過年的啦!

此話怎講呢?當我拿完票繞到另一區,才恍然大悟,這區上面的「2」表示的就是所謂的二等車,奇怪的阿里不達鄉鎮都會停的那種,另區上面的「1」表示的是一等車,也就是直達車。


「大失算」我想。不過也沒辦法,一張票99塊錢,時間也快到了,就上車吧。



CH10[巴士]

泰國的巴士,不能說上高級,但是那破舊的程度,對於在台灣統聯國光之類的搭慣的人來說,無疑是一種酷刑。四排座,看起來就知道很古老的絨布椅,以及拉了會揚起灰塵的窗簾,加上中午的陽光與冷不起來的冷氣,實在不能稱好。唯一的好處,要算是有隨車小姐以及有porter幫忙把大行李放車廂了。而且,至少他們會記得你哪站下車,不會忘了你的行李。

因為車班較滿,要照位子坐,無疑的很痛苦,不過還好,是靠窗的位子,不至於啥都唔見得。車子上了高速路過了三四刻鐘,下了高速,在一個又一個城鎮中穿梭,載人。

車上的乘客,上上又下下,街景也從城鎮換到了鄉村,鄉村又換到了城鎮。生意人家,工廠很多寫了中泰文的燙金招牌,但經過昨日一瞥,我想,這邊的華人應已不識中文了吧。感嘆其母語流失的同時,對其努力融入當地(比起馬來西亞),也油然而生起敬佩心。

「這就是東南沿海人們的生存毅力吧」我想。當初我的祖先也是這樣吧。

像台灣鄉下一般的場景,在我的車窗不斷的,如跑馬燈式的一幕換一幕,車上的乘客,來來去去,我也只是靜靜的,沒說什麼,反正我看起來還蠻像阿泰的,又又乾,還是個營養不良的阿泰,哈。

車子駛入月台,終點北碧到了。

避開了拉客的嘟嘟車與計程車,問了幾個金髮洋人,找到了遊客中心,拿了地圖,準備搭雙條找住宿地。

這次總算搭到雙條後方了。

比對地圖,在差不多的地方按鈴下車,謝過了司機,往河岸hotel區走去,中午天氣熱,走在無樹陰的路上,挺痛苦的。

沿著新加坡路,走到了靠河岸的大街。看了看圖,往桂河大橋的方向走去,目標除了住宿地(卸背包)以外,就是找尋「台灣路」的路標魚。(*註8)

皇天不負苦心人,得來費很大功夫。汗流浹背下,總算找到這根柱子,開開心心的拍了它後,在快脫水之時,總算找到手中LP(*註9)裡面推薦的Sugar Cane Hotel。最便宜的小木屋套房(無熱水、空調),200b。

「你要哪一間?」櫃台的人員指著最靠近河岸的雙拼屋。

「我想…最靠近河岸的好了」

打開一瞧,果然是對的!因為最靠河岸這間有一個面河岸的窗戶啊!雖然隱私性較低(反正我沒要幹麼)有點小小地view可以看,而且涼宮春日(*註10),喔不不不,是涼風吹入,質感倍,而且居然還有附棉被與毯子,人客啊~這樣才200b!難怪LP會放在推薦清單裡了。

洗了個澡,居然…還有熱水,似乎是忘了把熱水器的電源切了,賺了個熱水澡,後來才知道,這是我在泰國,唯二的熱水澡…

休息片刻,出發去桂河大橋。



CH11[桂河大橋]

在北碧的路上走著。

小鎮,沒有如東京或台北,甚至曼谷的「快」,反而是一種慵懶,一種適與東南亞的特殊情懷附著於身。沒租腳踏車,穿著拖鞋與短褲,在街上走著,不一會兒,來到了慰靈公園,中間的鎮魂碑,落款是大日本帝國鐵道部。旁邊加蓋的,寫著中英泰越等國語言的世界和平期望護欄,應該是戰後的產物,而那日本人到哪都會蓋的「祈望世界和平」的木樁,可就是更新的產物了,每個產物,都代表了一個時代,一群人,和一個故事。



對慰靈碑深深地敬禮,旁邊的「住持」,問我要不要捐錢,一口回絕,因為,這錢絕非給這個地方帶來貢獻,而是養成當地人壞習慣的災難。

偽˙「戰爭博物館」,就是個奇特的點了,LP說道:「裡面展出的東西與戰爭無關…反而是一堆關於建館華人的事蹟,錢多可以去看看」。嗯,光連外面展示的那台車,跟後面的國旗以及奇怪的中日文就知道這裡有多詭異,完全風馬牛不相及的東西(看銘板,那車根本沒在這裡跑過啊!),只能說,觀光區,不意外。

一隻小豹被大銅鎖拴在旁邊的賣店,等著跟人合照,照一張一百泰銖,遊人前仆後繼,主人樂的數鈔票,那豹,則是一臉無奈卻又無力回應。

看得心都痛了我。

假日,桂河大橋充滿了遊客,我也跟著茫流,走向對岸,對岸樹立起小小地孤軍紀念碑,寫著小小地歷史,旁邊的緬甸玉賣店,冷清。只見江水流,不見人憑弔。

我深深地對遠征軍紀念碑敬禮。

看著那燒完不知多久的線香,與橋上若市的人群,保線員吹哨,趕走了橋上的遊客,火車過橋了。

一批中國人下來,看了孤碑,數落、談笑了起來。

無言離開。



CH12[卡]

只有雙腳為工具,所以只好走了。

往323號國道走去,一路荒涼,了無人煙,除了呼嘯而過的車子以外。

一個阿泰騎著擋車,噗噗噗的到我旁邊,比比方向,我點頭,他示意我上車。

這是我在泰國的第一趟便車。

到了戰爭公墓前方,我拍拍他,示意他停下,不收我半毛錢,往反方向離去。

「原來他專程送我過來…」暗自OS。

戰爭公墓長眠者,多為當年為了建造這泰緬鐵路而犧牲的戰俘,建造在城鎮中,比起旁邊的華人公墓少了點陰森氣息,白色的十字架,以及那名冊,還有獻上的花,以及一個又一個長眠在此的青年。

我挑了塊碑石,深深敬禮後以其為前景,拍了照片,為何選此?沒有為何,只是他捐軀之時,跟按下快門的我,正處在同一個年紀罷了。隔了六十年,青年依然是青年,世界依然是世界,只是這世界,早變了。敵人不是敵人,朋友,也不是朋友。

五點,恰好關門,幾個向隅的西方人,站在門口瞧啊瞧。



走回桂河大橋,準備拍日落,沒有車,這段距離走起來倍感吃力,不過因為時間還早,倒是可以不急不徐的走著。

架好相機,因為反差大,所以用了台灣特殊的「卡」絕招,搖了起來。

天色漸暗,景色不佳,我也就打包,準備明日再戰。

幾個西方人叫住了我。


「請問,你剛剛拿那個東西在鏡頭前搖什麼呢?」

「喔,這叫卡,我們台灣人發明的玩意兒,因為我沒有漸層減光鏡…」我解說了起來

那年輕人點頭,用著我不懂的語言跟旁人解說著。希望他不要把台灣聽成泰國。


CH13[夜]

晚上在小鎮裡解決晚餐,順道買宵夜回去。

到處都是酒館,不然就是吃到飽或氣氛餐廳,實在不太合我胃口,隨便吃了點小食,看到路邊有烤雞串,一大串才五塊!比起那考山路乾巴巴看起來就不好吃卻要15b的好太多了!對我來說根本是天堂!沉甸甸的錢包頓時跑了不少泰皇出去(因為這邊不用小朋友,哈)。當然,不免俗的順便去小七繞繞,看到個「力大獅」豆奶,還寫了小小地正體中文,應該是華人開的吧。果然,一試成主顧,這好像毒品般,在我在泰國的這段日子中,可是天天都得喝上個一兩瓶,哈,比台灣的美味很多。

繁星點點,江水滔滔,豆奶雞串,己腹飽飽。

在奶酣腹滿之時,當然得解決一下形象問題,就是:洗衣服。

洗衣服自然沒啥難事,因為都帶著曬衣夾與衣架了,而且也穿著快乾排汗衫,只是不好掛,有些麻煩先。此時,天外飛來一筆。

我將腳架扣在窗台,以腳架為曬衣架,這史上最克難也「最貴」的腳架在今晚,正式誕生!



多貴呢?

一萬八千台票整。












*註8:北碧這邊有一個特色,路名以東南亞或南亞國名,或泰國地名為名。每個路標都是 一條魚的形狀。
*註9:Lonely Planet,旅遊書,簡稱LP,以下省略皆同。
*註10:《涼宮春日的憂鬱》,著名日本輕小說,第八屆Sneaker大賞作品。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drifters.blog14.fc2.com/tb.php/367-3ece4988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