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Day 5 11/09 雨(東引-南竿-西莒)

CH15[通往南竿的小白船]

台馬輪,DNF(註1)了。

前一天知道這消息時還很驚恐(或是高興,因為負責解說下一個島的有我),不過後來聽說會開小白船接駁,也就稍微心。而且重點是,還晚一小時開,又接的上往西莒的船。只能說天助我也了吧。而且,對一個交通迷來說,搭小白船來回南竿東引,還不是人人有機會呢!

告別東引,晃啊晃得上了小白船,天陰有雨但海象還算好,睡了很久,總算到了灰矇矇的南竿。想起背包裡還有碗杯面,不好意思去小七借熱水,就衝上漁會賓館「借」了。算是第一天住的後サービス吧。

吃飽喝足,包了計程車,又到了馬港,不過這次灰矇矇又有雨,我又到過,實在是沒啥精神整個。

一行人看起了廟碑後進到廟裡。廟我是沒啥研究的,不過聽了老師講解,頓時豁然開朗,頻頻稱是,果然一人旅行的醍醐味與有良師益友般不同,快哉,快哉。

「浮屍漂流到外海,怎麼知道是媽祖呢?所以穿鑿附會的可能性高吧」老師說。

「而且海流流向在那個時節不太可能從蒲田過來吧」

「屍體腫脹也看不出是誰吧」

「沿海一堆浮屍立廟,男性為多可理解,為何會有女性呢?」

我們就這樣討論著。不愧是歷史系的專業,看來多美麗的神話都有可能因為理性而被推翻。我想著。

該是回港口搭船的時候了。正準備要叫計程車時,老師看到了公車停在公車亭。

「叫阿潭去看看有沒到福澳吧!」老師說。阿潭也衝上去。

「有!」

「那大家快一點上車吧!」老師道。

這時佑哥在後面說著…我taxi已經叫了,而且再三分鐘就會過來…

真是…

他在公車門邊猶豫著,司機大聲嚷嚷要開車。為了顧全大局,他也就跳下車,看著公車離去…


公車繞啊繞的,繞了半圈,加上坐最後方,其實還蠻不舒服的,車上人又多,有點暈。不過還好馬祖不大,一下子到了港口,也看到佑哥已經抵港。會合後,買了票,西莒,我們來了。


CH16[軍愛民,民敬軍]

海象沒多好,又起大霧,實在不是個出遊的好天氣。不過莒光小小地,很快的在眼前出現輪廓,看似近,又很遙遠。因為在海上晃了50mins才到。不過這還是小case,回程時,我才第一次見識到東北季「瘋」的恐怖,不過此時,都是後話。

上了岸,剛好碰到民宿老闆在港口邊迎接,很有活力的阿嬤,不過她閩北鄉音的國語實在令人聽得有些吃力。就這樣跟著一步步向前走。不過此時來迎接我們的是神秘嘉賓。

老闆的學生。

姑且稱之為學長吧。是老師在淡江的學生,考上成大的研究所沒唸完先來當兵,自己自願來外島。就這樣陪我們邊聊天邊走上山。

大包小包的大家,就這樣慢慢爬坡,連平常還可以應付的我都有點撐不下去。學妹們平常沒運動的更是顯得吃力。尤其個子小的,我看行李都快比人重了。

「我幫忙拿吧」我說。也就幫忙了。

不過…真是神上坡(沒有稱讚的意謂)啊, 爬一下子加上自己的大小背20k,再加上別人的行李。啊啊啊好想死啊。打算放棄時

「我來拿吧」學長說。

「對啊~軍愛民,民敬軍。反正他沒有東西」老師出來講話了。同學向我比了個鬼臉「逞強齁」。對啦,我是逞強啊。連馱獸都當不成的阿宅。

到了看起來像是迷宮的民宿(到回來我都會走錯),阿綿的朋友的朋友,在這邊(家鄉)當小學老師的朋友也一起來接我們。被小朋友傳染水痘…還蠻可憐的。不過能回家鄉貢獻所學應該是很棒的事情吧!放好行李後一行人總算是得以吃個午餐。海鮮類的炒麵,很新鮮,手工魚丸吃起來也與東引的不同。

「果然是手工的」我想。

聽了學長講了些故事後,休息片刻,就開始今天的工作:解說了。下到港口邊,學妹開始支支吾吾的解說起來。接著就輪到我講了

「西方公司~大家可以看到就上面那一棟,這個公司就是…」

我將wiki跟最近看的經濟殺手的告白等書還有一些對「美帝」的知識,囫圇吞棗後反芻出來作為報告。

老師問了幾個問題,當然也就把雜書的內容吐一吐,言之有物就好。老師看起來還算滿意。

「似乎被老師認可了」我想。

就這樣,第一段工作結束。後面的工作就只有介紹鳥了,不過鳥就簡單的多,只有我認得,那就當個說書的就好,只要邏輯通,不要亂賣弄就不會出事,我心想著。

阿鯰似乎身體有異狀,寄了明信片回台灣,順便帶他去看完醫生後,就開始今天的長距離旅行了。

很難見得的「軍郵局」
繞著島的東岸往菜埔澳移動。一路荒涼,顯得破落。偶過的車緩緩開過,若是軍車,還得聽上一句學長對車子的「長官好」。這般情景,加上打靶聲以及灰矇的天空,就算沒當兵,也讓人懷念起台灣來。


台北國民啊台北國,你可知這是同一個天空下拿同一本護照(喔可能不是同一本啦,台北國人不都兩三本的)的地方嘛?


CH17[出盡風頭的老師]

一路朝東北邊走。一行在警察局前停了下來。老師對一些事情好奇所以想問問。

「請問是當地人嘛?」

「請問東西莒你們怎麼唸呢?」

「為何要在各地放上石獅子」

「還有貿易…」

「過世時的棺材木頭哪來的?台灣?福州?」

問了好多好多,警察大哥也很好心的回答。反正他們也沒事情做,人沒幾家的地方,治安要壞,很難吧!

警察局的對面是另一間民宿,聽說民宿有做口述訪問之類的計畫。老師也就一股腦兒的衝進去想問問東西了。

「平常我們島休時有時不會回營也會住這邊。洗個熱水睡個彈簧床。」學長道。

跟學長隨便哈啦,一邊看著老師問著她想得解的問題。不過想也知道,對方在做的話怎麼可能透口風給競爭對手。

我跟學長都露出淡淡地微笑,或者說,苦笑。

離開了這邊,接下來是個直上坡,頂上似乎是軍營。

正妹同學被老師推到前頭,跟學長走在一起。大隊人馬則遠遠落後在兩人之後。經過軍營時,果然一堆應該是正在休息的兵仔,眼神全部往這邊過來。

「老師是在幹麼?」學妹們不解的問。

「老師喔,小孩子惡作劇性格發作了」我一邊跟我其他同學大笑一邊解釋。那個正妹同學,又好氣又好笑的往後面看,學長則是一臉無奈。看來老師作弄人的SOP我們這群老人都很清楚了。因為,我們多少都被整過…而且今晚,我就是被整的主角。

飄起雨來,在此時也到達了菜埔澳。老師執意要下去海灘看看。君不知海灘危險很大,而且還有靶場正在隔壁實彈演練。經過勸阻,搭上一趟100的計程車,快速到達島最西邊的坤坵。中途的色隧道,比起埔里的,要更茂盛,應該是戰地需要之類的吧。而怎樣勸阻玩性大發的老師呢?一句話就夠



「老師,天要了,再不走就環不了島了。」



CH18[俺のタン!(註2)]


總算到了蛇島對岸的坤坵沙灘。沒有鳥,一隻鷗都沒有,所以帶了大砲,也打不了小鳥。不過不知道是怨念嘛?一隻陸鳥就這樣停在岸邊,我趕緊叫大家噤聲。匍匐前進,殺了好多快門。

「後~你真的是~」老師露出無奈的表情。

當然,老師跟大家也就趁機摸摸我的相機:我吃飯的傢伙。又開起了器材大展。

天前回到民宿。盥洗完後準備吃飯。換了短褲Tshirt夾腳拖,頭髮沒吹整個邋褟。

「反正等下口訪就跟昨天一樣,旁聽就好。應該沒啥大礙吧,我這趟只是來聽審的(註3)」我想。

一邊吃飯一邊聊天,還順便看海綿寶寶,電視啊~好久沒看了說。聽說我本來要做一趟海西小環狀之旅(金門-泉漳-廈門-福州-南竿),民宿老闆還報我看對岸的漁火跟長樂機場的燈光。噫,還真的看得到耶!長樂機場耶!
(用GoogleMap量,直線距離也才27km!)

飽餐一頓,長水痘的老師邀請我們去鄉代會,準備等下的口述訪問。鄉代會議事廳就是今日主訪的場所,小小地,但夠用就好。我們把椅子排好,準備開始夜間課程。我自然也就像日本節目的工作人員,秉持不入鏡原則自己找後排位子了。誰知:

「等下由你主訪」老師冷不防的給了我一句幾乎是要判我死刑的話。

「喔。」

「えぇ~~~~~~~~~~~~~~~~我主訪?」

有沒搞錯啊!我不是個跟著大家玩的老人家而已嘛?為何學弟妹的實習課居然是,我主訪?

「做個好榜樣給學弟妹看吧!這場靠你了喔」老師說。

「看來這次換我了...」我想。

今天受訪的對象不一會兒入場了。莒光鄉代會秘書。西裝筆挺的走進來。訪問人(我)則是穿著要睡覺的裝扮的我…這…

「老師起碼也早點說,讓我換件衣服再來」雖這樣想著,但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眾目睽睽,一大群等著作筆記的學生,一台DV、加上兩隻錄音筆、幾台相機,訪問,開始了。


「請您先報上您的身份、籍貫、出生,以及祖先大約何時來台的嗎…」








時光飛逝,歲月如梭,好險有學妹幫忙筆記,還有同學及老師的插嘴發問。口訪,圓滿結束。

「辛苦了,講得不錯。」老師對我說。




這晚,過得比啥時都漫長。









註1:賽車裡面未完賽的註記,此指船掛了。
註2:英文就是It's my turn!出自卡通らき☆すた。
註3:電影:九品芝麻官的台詞。拿來套用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drifters.blog14.fc2.com/tb.php/362-6ceb1e65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