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Day 2 11/06 晴(北竿-南竿)

CH5[刷牙]

沒睡太好。

主要是因為沒有棉被又硬床,不是很慣,而且有點冷,睡在沒護欄的上鋪,說實在還是睡得有點心驚驚。也就這樣,待外頭雞啼鳥鳴,也就提著鋼杯盥洗去,為了不吵到大哥們,我推開門,到沙灘旁的公廁盥洗(這樣要解的話也不用他們的廁紙這樣XD)。伴著海潮聲,一邊刷著牙,一邊看著天空,看著大海,看著沙灘。雲,積的有點厚實,正當想著又是壞天氣的一天之時,雲與雲的交接處忽然冒起了一絲裂縫。

耶穌光…是耶穌光。

那一道光透過雲縫照下來,照在海上,照在海灘上,也照在我身上,暖呼呼的冬陽給了我一絲溫暖,也給了我這輩子到現在最美的「刷牙風景」。

看傻的我,差點沒把牙刷掉到地上了整個。

七時許,告別了旅遊中心,步行回港口,搭上船,晃啊晃的,準備今天的悠哉南竿行。

CH6[早餐]

福澳港的碼頭不大,而且隔天又得出發去東引,也就問問看服務中心的歐巴桑看看有沒有除了港口外住的地方。

「喔~你就住漁會嘛」預想通り。

「那交通的話可以搭公車嘛?」我隨口問問

「啊你租車很方便的啦,那個我們家有在租,只要xxx元(下略)」

(靠,可以這樣拉生意的喔!)我想。

「嗯,我知道了,謝謝」果然民風純樸這四字不適用在「對觀光客」的人身上。

走上碼頭二樓,到了漁會賓館,辦公室兼information counter,克難了點。

跟裡面的大姐示意,也辦了入住手續,可惜七百省不了,哈。

「吃過了沒?」大姐問

「喔,還沒,等下我想到山隴的獅子市場找找吃的」。山隴就是「介壽」,但我實在不愛這個阿諛蔣光頭的名稱,比較愛它的古名。

「這樣好了,我等下要去收錢,載你過去吧!」

耶~超爽的~賺到一趟便車(笑)

就這樣坐著大姐的便車去山隴市集,聊了天氣,聊了她們要作新的postcard,聊了聊,聊到路被挖的亂七八糟的市場前。

「等下就上樓去吃就對了」她放我下車後,如是說。

就這樣走上小巧可愛的市場,福州口味的鼎邊糊,很新鮮(很多方面來說),大飯店的旅行團包了整個攤的絕大部分,我也就擠在最裡面的角落吃。不過老闆娘跟她女兒倒是很熱心招到我這散客。



照片就是鼎邊糊,還蠻特別的地方小吃。台灣吃不到。

「吃得習慣嘛?」

「嗯,很習慣,謝謝,很好吃,很好吃」其實那腔調我還不是很能適應,我回道。

省車錢,步行去「復興村」,嗯,牛角村啦。山隴的坡,很陡,爬起來吃力得很,如果是戰爭期應該是個難攻的點吧,我想。坡頂正好是馬祖酒廠,以八八坑道聞名的酒廠,裡面是沒啥看頭,不過旁邊的坑道倒是值得一看,還沒走進就被酒香給燻到受不了的我,拍了拍照,三步並兩步跑離坑道,好像裡面有未爆彈一般的恐懼。

回到酒廠,裡面的解說小姐熱情的邀我品嚐,嗯,有機會再說吧,現在喝暈了,今天還有一整天呢!

就這樣的走去在分水嶺另一邊的牛角村。

「汪!汪汪汪!」一隻狗不停的向我吠著。

「嘿~」似乎是它的主人的樣子。

「從哪來的」那牽著小女孩的歐巴桑道。

「我從臺北來的,你們住在這很久了嗎?」職業病的我,問起了問題。

「我也是從臺灣搬來的啊!」她回答到。

原來是嫁到這邊來的「臺灣媳婦」。

「在這邊生活不緊繃,很悠哉,人也很好,治安也是」她解釋了這裡的好處。

我能理解,而且回臺北後,真的完全體會到她的說法。



光線比前一天要來的好,拍起來也順手。而且該怎麼說呢…這裡「人味」比較重吧,比起沒幾間有長住人口的芹壁來說,多了一點生氣。


離開牛角,搭著公車去馬港。山海行,路遙遙。到了馬港亂拍一陣,也拍了馬祖的地標「馬祖之劍」,只覺得這是多出來的行程(因為本來要直奔其他地方因故未去),沒想到,幾天之後到,可是一片傾盆大雨,濕漉漉一片。這天可是熱到會發昏,而且又是中午。

馬港兩條街,賣的食物貴不說,想去網咖溜達溜達,不過看到兵仔從那有隔間的網咖中一臉滿足(失落?)的走出來。還是省點錢好了,別人是去網咖清槍,我沒有必要啊!

午餐依然小七解決,不要問為何去外島都吃小七,因為其他東西實在是好不到哪去。

馬港是終點站,所以也就搭上了下午的始發車,去了津沙村。


CH7[津沙]

不愧是馬祖南竿最遙遠的地方。

那大下坡,光是坐在車上就令人捏一把冷汗。不過到了津沙,還真是讓人眼前一亮。沒有金沙為灘,只有長長的堤防,佐上幾位釣客,除了廢棄碉堡改成的「24hrs便利屋」(廁所)以及畫有國徽(黨徽)的坑道口外,幾乎看不出肅殺的氣氛。

反倒是有著寧靜的氣息。村子裡的人家講著聽不懂的閩北話,在古又不古的巷弄中尋覓,倒像是國古城小鎮Rothenburg般的氣氛,加上蔚藍的天,人的氣息。




比起其他地方,這裡讓我感到的舒適更加的強烈了。

「LongStay的話是好選擇」我想。

村子裡週六有活動。一邊在試音跟工作的大叔這樣告訴我。可惜沒辦法留下來好好欣賞欣賞,隨拍了一陣後走到制高點等夕陽。

等夕陽的時間,很漫長,還要小心蛇、蜂跟不知名的生物,以及在那彎角不時會有的,載著一卡車一卡車遊客的遊覽車。慶幸著自己沒跟他們正面接觸,也暗自對自己對拍照的執著態度暗暗抱怨。

不過,等待是值得的。真的是個美麗的小村落。

兩個多小時的等待,半個小時的拍攝,結束了今天的活動。收收機器,準備收工。

來了個當地人,拿出他的相機拍了起來。

「今天色不太好」我說。

「是啊,不過這個時節了,這樣不錯了。」他說

一問之下是當地的攝影同好大叔,常常會來些點拍攝。對我想在這個攝點拍攝感到驚訝,因為第一次就找到這裡算是害的(只能說我很會觀察嘛?職業病XD)。告訴了我些好拍的點後,因為我要回福澳,太遠了,他沒法載,所以碰到公車就告別他上車回港口,打伙食去。

「有到福澳港嘛?」我問。

「沒有喔」司機大哥道。滿車的中小學生狐疑的看著我。啊是沒看過觀光客搭公車嘛?

因為線路不同,所以沒到福澳港,只好在福澳嶺下車,沿著漆一片的山路下山,繞過半山,總算看到福澳港。沿著民家的步道向下走,果然跟北投一樣,預測沒錯,比起走車道快許多的時間到了港邊。




吃?沒猜錯,小七。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drifters.blog14.fc2.com/tb.php/359-2822f5d4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