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引子」

這是一趟沒有在人生計畫內的旅行。

被年一度的國外旅遊跟研究所搞得七暈八素的時候。突然老闆跟同家的lan問了,「今年的踏查史要去馬祖,要跟嘛?」就這樣陰錯陽差之下,來到了國內的異國。或者說是「世界的盡頭」也說不一定的地方。一趟在人生規劃外的旅行,就在那颱風的攪局之下,在2009年的11月初,展開了。

總體來說可以說是夢幻的一週,或者說,一切都是命運也說不定。


[註]標題的:「沒有海貓鳴泣之時」取材於「うみねこのなく頃に」(海貓鳴泣之時)之推理ACG作品。海貓即尾鷗,馬祖有而台灣沒有之鳥。11月去幾乎是看不到的,因而取之。


Day 1 11/05 晴/陰(台北-南竿-北竿)

CH1[候補]

先發部隊。

為何如此說,是因為沒有跟大隊人馬一起前往馬祖。「反正我是自費去渡假的」我想,當然不想跟老師還有一堆人一起擠八小時晃啊晃得台馬輪,搭飛機,其實多個一千塊省了時間也省了力氣,我可不想昏昏沉沉的去馬祖。

而且最重要的是,提前出發可以多玩這趟沒安排的北竿跟南竿,這樣四鄉五島都玩完了,以後也不知道何時能再來,不如乾脆一次玩玩的想法,讓我買了來回票,先撲向馬祖去。

台北的烈日,不似冬陽似夏日。雖然十一月了,但還是熱的可怕。買到的下午機票前天跟機場地勤確認,現場應該可以排到早上的候補,就決定九點多,拎著大小包,衝去松山機場,想說搭一次詐胡,64折嘛,爽一下。不過,事情有這麼順利就好了…

輕鬆上捷運,打開手機玩遊戲。看著旁邊的乘客,背書的背書,看報紙的看報紙,嗯,大都會的緊張,沒有落在我這到爆炸的渡假客身上

「啦啦啦~我要去渡假啦~緊張的台北~再會啦」心想著。

不過事情通常不是完美的。








「捷運系統發生訊號異常~列車平均將延誤10~15分鐘,造成您的不便,敬請多多見諒」

哪壺不開提哪壺,何時不當此時當,這捷運詐胡沒詐胡,就在我悠悠栽栽的上了淡水線時,這車,居然掛在劍潭站,表上的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天要亡我?」心想。衝下月台,退票啊!我要去機場啊!這時能感受到趕不上飛機的詐胡民眾幹意了。

「馬的,賠錢有何用,你壞龍瀕要開飛機嘛?」(/‵′)/~ ╧╧整個要抓狂了我。

退票處,大排長龍。突然,就在這moment,

「各位旅客您好~系統即將恢復正常,往台北車站方向列車即將開車~」的廣播從月台傳來。

「天降福音!」背起了1xKG的大背包跟10KG左右的攝影包跑百米似的上了月台,進了車

趕得上嘛?趕上了。因為我在民權西路就立斷的下車,還去詢問處退了票…

沒搭上詐胡,倒是免錢搭了捷運。也是有省到啦...

12塊到松山機場,補到位,坐上那D56的螺旋飛機,跨過大海,馬祖的天,陰陰的,卻沒有擋住我的玩性。


CH2[友善]

下了飛機,天,灰矇矇的。

打了通電話回台北,告訴家裡平安到達了馬祖。威寶收訊果然很差,有跟沒有一樣,而插了中華Sim卡的名機3310又電力異常,看來這一週是要找公共電話了。

上個洗手間先,就準備要去福澳港了。我一肩背著40升的大背,另一肩背著小的,往廁所走去。

「小老弟~這邊治安比台灣好啦,你放在旁邊沒人要偷啦!放著吧」旁邊老伯說。

「沒關係,我習慣了」我回道。在歐洲我也這樣。

不過,我應該算是那種很容易被騙得人吧?天曉得。因為從此開始,我在馬祖四鄉五島,東西都丟在路邊不管的。而那位老伯的話也一語成真,在馬祖的一週,我相機包亂丟都沒人理的。超過十萬的設備啊!(我連拍鳥的砲都帶去了)

打了一堆電話,每間民宿都獅子大開口的要價一張小朋友一晚,決定,到北竿再想辦法。

機場外面排班的計程車,滿滿一排,不過我還是照計畫到外面等公車,經費實在拮据,而且我本來就愛搭大眾交通工具。破破的公車反而有種到異鄉漂泊的感覺(雖然說刷悠遊卡有點破壞氣氛...)。上了車,司機拉轉,變速箱發出聲響,咖的一聲往前衝,這一衝,也害我錢包的鍊子斷了。嗯,反正這也是旅行的一部分嘛。

坐著一堆兵仔跟當地人的公車,短暫一瞥南竿後,經由福澳港,晃啊晃的,出海了,風,有點大,浪,當然的,很大。不過灰灰的天,還滿有一個人旅行的feel的。

CH3[北竿的驚喜]

下了船,打聽起住處來。北竿的港口邊服務中心有跟沒有一樣。

「搭車嘛?」一個大媽說。

「不,我要去旅遊服務中心,應該很近,我拿張名片先就好,有機會再麻煩了」

「嗯」她遞給我名片

「同家啊!」

「是啊」

一樣姓陳。

她介紹了她們家也是開民宿,在阪里沙灘,我道謝,反正一個人選擇多,大不了睡港口。

拿了張地圖開始向島上走去,左邊是中國領土。這是我在去新界後又一次這麼接近「淪陷區」。很不真實的感覺。


就這樣晃到旅遊服務中心。裡面的替代役跟小姐很熱心的幫起我來。

「這邊的旅館太貴了」我抱怨道。

一個中年大叔道:「那個xxx,你幫我打打看那隻電話問問看」似乎沒啥遊客,在這淡季,因此他們看到遊客很熱心吧,我想著。

就這樣打了n通電話,我想是全北竿都call遍了,死豬價就是死豬價,沒有人願意降。

「你的價格區間多少呢?」他又問

「我只要有地方睡就好,越便宜越好囉,反正我一個人」去馬來西亞NT100的地方都睡過了,避難山屋也睡過了,其實我真的只要一張床就好。





就在這時,他說出了一句令人意外的話。

「要不要睡我們這邊?」

「可以嘛?沙發ok啊!」我驚了一下!可以的話省了住宿費啦!

「那個xxx啊,我們是不是有個替代役已經回台灣了,那裡面多一張床,今晚讓他睡那吧,外面太冷了」

就這樣,我跟著替代役前輩拎著行李丟上床。賺了一晚免費住宿…

「你交通工具找了嘛?」

「不,還沒有,我打算搭公車」(反正我目標是芹壁而已)

「那個xxx,外面那台小(摩托車)借他騎吧,看一下鑰匙在哪」

..........又省五百

雖然那台小是台破到不行的車,又難發又少了一邊的後照鏡,但它是台車啊!在這偏僻小島無緣無故的多了台代步車,那陰鬱的天,冷冷的風,好像都不存在般,讓人想唱起了「位元堂~養陰丸~好似太陽般溫暖。」

「記得,我們五點半開飯,有需要的話,可以回來一起吃!」

眼淚都快掉下來了整個。

離去前,才知道那位中年人的身份。基於一些理由,就不公開了,只能說,他讓在異鄉的我,感受到了馬祖的溫暖…


CH4[北竿]

輕鬆的在北竿環島公路上啪啪走,見點就拍,見路就騎,風大雨大太陽大,反正個老子有車就大。當然也不忘馬祖版上說的,戰爭園區很陰的叮嚀,也就沒進去,不過也是瞎混了北竿島一下午,熟悉了北竿,也熟悉了馬祖生態。


繞啊繞,總算繞到了芹壁。

調整呼吸往上走,到了芹壁頂端

「好近」我只能說出這句話。

手機也是如此說著,因為中國移動的歡迎簡訊告訴我,這裡是中國移動的訊號範圍...

一個人在芹壁村走著,陰陰的天,沒有高反差,也沒有夕陽,不過還是很美。




「一個人來啊」一位大叔問我。

「是啊,我來攝影旅遊」我說

就這樣聊起來,這也是我這下午在芹壁碰到的唯一一位攝友,也幫我拍了照,不過回來後卻怎樣都想不起來他說得他的blog...

回到平台上,準備沒有夕照的夕照,旁邊的貓,磨蹭磨蹭著,懶洋洋的,兀自的倒在一旁看著我。也就拍起了貓來。

「笑年耶,來芹壁拍貓,回台灣再拍啦!」一群歐吉歐巴團其中一人說道。

「可是…我回去拍不到牠啊,每隻貓都是獨一無二的!」只差沒唱smap的一枝花了。

沒啥夕陽,倒是吹起了風。華燈初上,我也就收收腳架,繞著島的另一側,吹著風想碰碰運氣吃碗魚麵。沒想到...沒一家開的。超過了替代役們的放飯時間,也只好找了小7吃起了小七便當。好溫暖啊整個。

騎著夜路回到阪里的旅遊服務中心,替代役的宿舍,小小地,卻很溫馨,為了回報,我把手上英文的LonelyPlanet馬祖的部份給了旅遊服務中心。因為官方的英文資訊又爛又少,希望這些對以後的外國包包們有用。另外也把戰備糧:日本泡麵給了替代役大哥們,算是回饋吧!

睡不是很著,但…有熱水洗澡,有床睡就好,漂泊天地間,無處不是容身之地,真的。

睡罷!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drifters.blog14.fc2.com/tb.php/358-df9516d3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