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9.11.04 李登輝
不得不說

他在有些方面真的很害,一針見血,講話中肯。對我來說,他是「川家康」一樣的人物。該軟就軟,該硬毫不退縮,適時發揮影響力。是隻有用的狐狸啊!

---

李登輝和小林善紀的對談 (轉載) (小林善紀與Sapio都是非常右派的人物與雜誌)

http://www.southnews.com.tw/polit/polit_00/13/02385.htm

平成21年9月9日,我在熊本和台灣前總統李登輝再會。這是自從『台灣論』騷動,我被台灣禁止入境後,相隔九年的重逢。彼此都長了歲數。

日本有很多李登輝迷。李前總統訪日之際,從政治家到知識份子,想見他的人很多,讓我一直覺得不好意思佔用李總統時間。

李總統除了高齡已經86,而且還有心臟病,報導都說他體力已經大不如前,不過談話沒有問題。這次一起談話共餐,歡度了二個小時。

台灣因為莫拉克颱風所帶來的水災,造成700人死亡、失,由於救災不力,馬英九總統被追究責任,內閣總辭。

台灣媒體一齊炮轟,面對緊急情況時只會根據法律應變的馬英九總統沒有領導能力,使得李登輝前總統在1999年9月台灣大地震時完美的應變能力,獲得重新的評價。

另一方面,陳水扁前總統因涉嫌洗錢、貪瀆被起訴,並被判無期徒刑、褫奪公權終身。

李登輝這個偉大的領導者退出第一線後,台灣的政治狀況越來越混亂。

李登輝從對談的一開始,便常常提到「脫古改新」。


李登輝:我的思想就是脫古改新。脫古並且創造出新的東西。每個國家都一樣,都會產生既得利益,因此才需要改革。可惜的是台灣,民進黨一邊說要獨立,但是,卻又走回中國『皇帝政治』之路。這是因為戰後國民黨實施排日教育,使得陳水扁那個世代的思考方式都很中國。

小林:我聽說李登輝因為看破了陳水扁,因此支持馬英九,真的嗎?

李:不是支持喔。馬英九本身受過美國影響很深的近代教育。

小林:那麼,不用擔心馬英九會像陳水扁一樣貪污囉?

李:不用。他很乾淨。只是做為一個居高位的人,他不了解台灣。

小林:據說,選舉的時候,他曾去鄉下LongStay99天。

李:不過,去農家也沒什麼用。怎麼可能突然去農家就可以了解農家生活?

小林:不過,聽說那LongStay讓他很有人氣。

李:那是女生啦。支持率75%喔。不過,現在大跌到16%。

小林:李先生對災害的應變能力簡直就是完美。台灣大地震時,率先坐直昇機到受災地,站在最前線指揮。並且緊急出動軍隊救災。

李:這次的颱風剛好在八月八日的父親節,在各地災情越來越嚴重時,當權者竟然參加酒宴,延緩救援活動。就是因為知道發生這樣的事情,人民才這麼生氣。那村名跟你同姓...

小林:那個村子好像全滅了。

李登輝:今後得思考小林村的土地處理問題。

小林:現在變成國民黨政府,您覺得我可以去台灣嗎?會不會被抓?

李:我覺得那時禁止你入國的是笨蛋。是皇帝式的政權。

小林:嚇了一跳。以為會發生什麼事。

李:只是把民進黨提倡過的事情繪成『台灣論』,為什麼不行?

小林:萬一我被台灣違法抓走,老看中國臉色的日本政府一定不會救我。搞不好還會叫我自己要負責。

李:現在沒問題。如果你來台灣,我站在第一排拍手歡迎。

小林:怎敢勞駕。我想悄悄入境地觀察台灣。還是說,因為是馬英九政府,所以更安全?

李:馬是政治白痴。但不是壞人。

小林:可是,馬英九政府一直傾中,日本民主黨獲得政權後,日本也會更加傾中。

李:聽說還主張『東亞共同體』。歐盟就花了幾百年。亞洲各國的文化、語言、經濟發展速度都不一樣。這些大不相同的國家要組成共同體,根本就不可能。也有人提出什麼中華聯邦,真是開玩笑,台灣就是台灣,對吧?

小林:但是,台灣真的沒問題嗎?馬英九政府是國共合作體質....

李:我也沒辦法掛保證....。但是,即使是中國,光靠『台灣是中國的』就要吃下台灣,其實沒那麼容易。如果被吃下,台灣的地位會比現在更不完全、更不名譽。重要的是2300萬人的意志。

小林:連戰不就是在推動國共平台嗎?

李:我反對。我是不知道那群人在想什麼,盡是些生意人吧。而且台灣海峽目前的維持現狀是國際決定的,國際也已經有不改變的共識。如果沒有美國、日本、台灣加上中國的同意,是不能改變這個現況的。

李:有人說,台灣和中國要簽訂和平協定。我要笑著問他們,是誰准你們這樣做?何況這根本不需要。1991年國民黨和共產黨之間便已經停止內戰,之後台灣才開始和中國建立各種關係,包括貿易關係。武者小路實篤這樣說過,『你是你,我是我,但我們是好朋友』。

小林:台灣能自我界定『我是我』,我想這和『台灣人意識」』養成有關。連馬英九都說自己是台灣人,只是同時也是中華民族。換句話說,我擔心的是沒有『台灣國民意識』。民主主義如果選擇了沒有愛國心的政黨,不是很危險嗎?

李:問題是那國家有沒有明確的目標。重點的是有國家目標,就能確立國民意識。接著還需要傑出的領導人。馬英九不知道什麼叫國家目標。台灣該怎麼辦?台灣經濟怎麼辦?

小林:我真是非常贊成。日本也是這樣。不能沒有國家觀念。

李:對,不行。

小林:說到這裡,連黨大會都不昇國旗的政黨竟然取得了日本的政權。民主黨主要是以自治勞(勞工代表)及日教組(日本教職員組合)為母體,再加上左派的社民黨所組成的政黨。這些全部都是反對國旗、國歌的團體。民主黨還把兩面國旗剪剪貼貼成自己的黨旗,這在美國是犯罪!沒有愛國心的政府打造出來的國家:日本就是最好的樣本,自虐史觀的極緻。

李:這真的很奇怪。所以,第一步是愛國心。接著再由民主主義選出來的政府來經營國家,這樣才是其應有形態。


在這次的對談之前的9月5日,東京的日比谷公會堂有一場由青年會議所舉辦的李登輝演講會,我混在聽眾間聽了演講。

李登輝提到了本龍馬的「船中八策」,談論日本所需的政治。

在對談中,李登輝問我,對這次演講內容的感想。我覺得很難回答的是,李登輝在演講中說,「為了讓日本的首相有強而有力的領導力,應該像美國和台灣一樣實施直接選舉。」

本來我對「民主主義」非常地懷疑。就現狀來看,光只是麻生做、鳩山做,換一張臉而已,政黨的支持率就會跟著改變,簡直就跟直接選舉沒什麼兩樣。像小泉純一郎根本就跟總統沒兩樣。(日本《SAPIO》雜誌/10.14-21)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drifters.blog14.fc2.com/tb.php/349-081e0bac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